筆趣閣 > 奇幻小說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 第八百零一章 慶祝和陰謀

  杰洛特的舉動自然也瞞不過芙琳吉拉,對此她似乎猜到了什么,也沒有多問,更沒有阻攔,和杰洛特的關系也間平淡,仿佛她已經沒有將這段感放在心上了。

  只不過,在眾人開始為離開做準備的時候,一件意外發生的事卻打亂了眾人的計劃,丹德里恩被女公爵送到了監獄中關起來了。

  眾人在聽到消息后,包括雷歐都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因為哪怕是對感表現得最遲鈍的雷歐,都能夠感覺到女公爵對丹德里恩動了真,如果不是礙于份和其他外在因素,說不定女公爵已經主動向丹德里恩求婚了,上演一出女追男的劇目了。

  然而,這樣一個深著丹德里恩的人卻突然下令將丹德里恩送到了牢房內,甚至有傳言說她還在考慮將丹德里恩處死,這個消息最初被眾人知道后,第一時間都感覺不可能,這是謠傳,但很快確切的消息到來后,眾人開始懷疑女公爵是不是中了什么迷失心智的法術,于是他們便讓希爾維亞和芙琳吉拉前往鮑克蘭宮打探消息。

  大概過去了兩個多小時,希爾維亞和芙琳吉拉回到了光之騎士團駐地,并且也帶回了答案。

  原來這一切純粹是丹德里恩作死,因為他竟然趁著女公爵不注意的時候,勾引了女公爵的侍女妮克男爵夫人,并且與之發生關系,還被女公爵抓了個正著,被女公爵直接從妮克男爵夫人的上送到了監獄里面,而且他們之前聽到的傳聞也并不完全是假的,正在氣頭上的女公爵現在的確是在考慮要砍丹德里恩的頭。

  “這個該死的家伙!難道就管不住自己的下半嗎?”格直爽的米爾瓦揮動著她手中的弓箭咒罵道:“早知道就應該把他給閹割了。”說著她又轉頭看了看房間里面的男人,最后將視線留在了杰洛特上,冷哼道:“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聽到自己被無辜殃及,杰洛特也有些哭笑不得,但他現在也沒有心處理隊員們的心好壞問題,而是非常關心好友丹德里恩的安危,于是朝芙琳吉拉問道:“有沒有辦法把他救出來?”

  “有,只要希爾維亞開口,我想女爵應該會同意放人的。”芙琳吉拉看了看一旁的希爾維亞,說道。

  杰洛特聞言,也看向了希爾維亞,但希爾維亞卻搖了搖頭,說道:“既然女公爵沒有第一時間殺了丹德里恩,就代表她不會殺死丹德里恩,那些狠話只不過是她還在氣頭上隨口說出來的,不用擔心,其實現在讓丹德里恩關在監牢里面好一些,免得他出來了在給大家惹麻煩,我們還是等要走之前再把他弄出來把。到那時,即便女公爵不愿意放任,我們也可以劫獄,然后立刻離開陶森特,到時候女公爵要追我們恐怕也不可能了。”

  聽到希爾維亞的話,眾人覺得有道理,就連杰洛特也覺得讓丹德里恩在牢里面吃點苦頭也好,免得到處惹禍。

  在得知丹德里恩沒有危險后,眾人又都散開了,只是希爾維亞叫住了雷歐,在其他人都離開后,她才緩緩的說道:“這是沖我來的?”

  雷歐聽后,愣了愣,一開始還沒有明白是什么意思,疑問道:“什么沖你來的?”

  希爾維亞便將鮑克蘭的大小貴族開始針對她在女公爵面前制造謠言這件事告訴給了雷歐。

  雷歐聽后,不解的問道:“為什么沖你來的,卻去對付丹德里恩?”

  “我覺得那些家伙可能是以為丹德里恩經常在女公爵面前給我說好話,所以女公爵才會縱容我擴張騎士團,建立教會,”希爾維亞很懂得這些宮廷斗爭之類的事,解釋道:“所以他們在看到無法扳倒我之后,就決定先解決掉丹德里恩,讓女公爵邊少了一個替我說話的人,然后再對付我。”說著,她停頓了一下,又說道:“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這兩天芙琳吉拉恐怕也會被他們找機會支走,這樣女公爵邊就一個幫我們說話的人都沒有了。”

  雷歐聽到解釋后,不笑道:“他們不知道女公爵和你的關系根本不是那樣嗎?就算沒有了丹德里恩和芙琳吉拉,女公爵也不會對你做什么?”

  希爾維亞聳了聳肩,說道:“要知道蠢貨的眼光都是狹窄的,他們只愿意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

  雷歐笑了笑,說道:“需要做些什么嗎?”

  希爾維亞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既然他們已經對我們動手了,我們不還手,也說不過去,我們不是正好有個家伙要解決一下嗎?就用他來給那些家伙一個警告吧!”

  “布里塔伯爵嗎?”雷歐確認式的說道。

  希爾維亞點點頭,冷笑道:“他可是那些貴族中最積極的人,聽說對付丹德里恩的計劃就是他想出來的,那個男爵夫人據說和他關系不錯,說不定他還是反光之騎士聯盟的召集者。”

  “反光之騎士聯盟?”雷歐挑了挑眉毛,說道:“難道他們不知道你已經把光之騎士團的職權分散下去,準備離開陶森特了嗎?”

  希爾維亞冷笑道:“當然知道,不過他們可能以為我只是制造假象罷了!反正他們心中我做任何事都是別有用心,每一個決定都可能是在對付他們。”

  “布里塔伯爵就交給我去解決吧!”雷歐平淡的說道:“你想要讓他怎么樣一個死法?”

  “如果我真的是打算做奪權之類的事,自然是讓布里塔伯爵死得越慘越好,這樣可以起到足夠的震懾作用,幫助我得到更多的權利。”希爾維亞想了想說道:“不過我們只是想要在離開之前,讓那些貴族不跳出來找我們的麻煩,阻攔我們離開,所以只要讓布里塔伯爵突然死在那些人面前,讓他們知道布里塔伯爵的死是我們制造的,但卻又抓不到任何把柄,只能在心中恐懼、猜忌就可以了。到時候,他們恐怕巴不得我們快點離開,根本不會給我們制造障礙。”

  聽到希爾維亞的話,雷歐點了點頭,表示知道怎么做了,然后便走出了房間,離開了莊園,消失在莊園外的樹林中。

  丹德里恩被關進了監獄,對于普通民眾來說只不過是女公爵少了一個人而已,這種事僅僅只是茶余飯后的一點談資,不過大多數人提到了丹德里恩時除了幸災樂禍這個緒意外,更多的是一些羨慕,畢竟丹德里恩哪怕是進了監獄,曾經也享受過他們以前沒有享受過的東西,躺過女公爵的,單憑這點就足以讓陶森特所有男人為之羨慕了。

  不過,對于謀劃這一切的人來說,丹德里恩的入獄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成功,這一次成功已經足夠讓他們為此召開一次宴會了,于是乎十余名在陶森特極有地位的大貴族陸續來到了布里塔伯爵在鮑克蘭的別墅中,參加布里塔伯爵為這次勝利舉辦的宴會,順便商量著下一步該怎么做。

  在別墅花園的酒會中,有一名大貴族端著酒杯來到了布里塔伯爵面前,說道:“我的伯爵大人,你的計劃還真是有效,不到兩天就成功了,要不是你的話,我們還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解決掉那個家伙了!”

  “哼!那家伙一看就是個管不住下半的家伙,你沒看到他參加宴會的時候,眼睛就沒有離開過那些貴婦人的部和部,如果不是女公爵管得嚴,他恐怕早就已經偷腥了。”布里塔伯爵喝了一口杯中得酒,說道:“我們現在幫他制造機會,還送上了一個大美人,他怎么可能忍得住。”

  另外一名年青的貴族走過來,不無惋惜的說道:“只可惜男爵夫人這次被牽連,恐怕以后都不可能在陶森特呆下去了。”

  “怎么?你和妮克男爵夫人有關系嗎?”布里塔伯爵笑著問道。

  年青貴族也沒有否認,坦然的說道:“在去年想出過一段時間,她是個很不錯的人。”

  旁邊那名大貴族笑了笑,說道:“那你不用擔心你的人,我們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讓妮克男爵夫人出馬的,現在她恐怕已經在去往尼弗加德帝國新莊園的路上了。”說完,他又告訴對方一個地址,說道:“你如果還想和那位男爵夫人再續一段緣,最好盡快去那里,現在那位男爵夫人可是因為暴怒的女公爵而惶恐不安,需要你這樣年青力壯的膛依靠一下。”

  說完,他便和布里塔伯爵打消了起來,而那名被調笑的年青貴族也不在意,快速的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小本子將地址記了下來。

  這時候,賓客已經來得差不多了,布里塔伯爵朝守衛的騎士示意一下,所有守衛和侍從全都離開了花園,并且將門關上。

  布里塔伯爵走到了花園中間的長條狀首席位上,用手敲了敲桌上的鈴鐺,提醒了一下眾人。

  花園中參加宴會的貴族們陸續走到了桌子旁,坐在了符合各自份的席位上。

  直到所有人都坐下后,布里塔伯爵才開口說道:“諸位解決了那個詩人,只是我們獲得的一個小勝利而已,但著距離最終的勝利還很遙遠,我們還需要解決一個人,才能夠真正的解決掉光之騎士那個女人。”

  “還需要解決誰?”有人忍不住問道。

  “已經成為光之騎士密友的芙琳吉拉薇歌。”布里塔伯爵說道。

  “你瘋了!”在場不少人都皺了皺眉頭,其中一個份比起布里塔伯爵來絲毫不差的大貴族毫不留的說道:“薇歌小姐可不是那個什么都沒有的詩人,她是女公爵的近親,是宮廷顧問,在尼弗加德帝國那邊也有著不小的影響力,你竟然想要對付她,我真懷疑你是不是被一時的勝利沖昏了頭腦。”

  布里塔伯爵知道這個大貴族正在和他爭奪眼下這個聯盟的主導權,所以自己無論說什么對方都會反駁,彰顯他的存在感,所以他雖然心里面極為憎恨這名大貴族,但臉上卻也沒有表現出來任何敵視的神,反倒像是沒事人一樣,微笑著,說道:“我想貝恩伯爵誤會了我的意思,我當然不可能會想要對付薇歌小姐,我只是希望薇歌小姐在我們解決掉光之騎士這個麻煩之前,先從陶森特離開一會兒。”

  “離開陶森特?”有人不解的問道:“怎么讓她離開?”

  “當然這就需要雷納德男爵的幫助了。”布里塔伯爵看向另外一個尼弗加德帝國派駐在這里的聯絡官,說道。

  對于尼弗加德帝國而言,陶森特處于他的后花園,他絕對不會許陶森特公國出現什么能夠威脅到他的力量。

  以前陶森特公國擁有那些流浪騎士團倒也沒什么,畢竟那些流浪騎士團說得不好聽一些,也只比一般的盜匪強那么一點,根本不足以對尼弗加德帝國對周邊地帶的控制力造成影響。

  但光之騎士團則不同,從貝倫哈文領的一戰可以看得出光之騎士團非常強大,而且因為光之騎士而有著堅定的信念,雖然不愿意承認,但在親眼見過光之騎士團后,雷納德男爵認為尼弗加德帝國最強大的騎士聯隊與之相比,恐怕也要遜色一籌。

  所以當他得知陶森特的貴族不滿新貴光之騎士,想要對付她的時候,便主動與之聯系,提供必要的幫助,借著這些貴族之手解決光之騎士。

  在聽到布里塔伯爵的介紹后,雷納德男爵便站了起來,朝眾人行了一個禮,然后將尼弗加德帝國對光之騎士在陶森特所作所為的態度簡單的說明了一下,并且表示光之騎士的行為會給陶森特帶來不安定的因素,你附加的帝國也不愿意看到陶森特公國出現什么亂子,特別是在皇帝正在籌備新一輪的北伐這件事上,所以表示他會協助反光之騎士聯盟,來對付光之騎士。

  隨后,他就提到了調走芙琳吉拉薇歌的方法,其實這個方法很簡單,就是直接以皇帝陛下北伐軍隊召集隨軍法師為借口,抽調芙琳吉拉薇歌前往尼弗加德帝國候命。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号码 在家里用手机正规兼职赚钱 急速赛车5游戏 浙江快乐彩规则 群英会20选5选号绝招 六肖免费公开中特 吉祥白城麻将 VIP二码中特 天才麻将少女无修风车 今晚中超足球比赛直 浙江麻将下载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 通化大嘴棋牌首页 股票融资原理 富贵乐园游戏大厅下载 新疆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