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臨高啟明 > 第二百六十節 去梧州(九)

  一秒記住【3Q中文網】,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頭一次解首長建議發函,我還拒絕了。總覺得他是個好人,縱然是熊文燦的幕僚,也不會干什么壞事。應該給他個機會。這完全是我的麻痹大意。”駱陽明用一種悔恨的語氣說道,“等到第二次再發,還沒等到回函就鬧出暴亂了。”

  “梧州這邊出過易浩然的外調函?”陳白賓覺得奇怪,因為案件材料里并沒有提到過此事。

  “我向解主任匯報,解主任提議出函,我同意了。函件是通過解辦發出去的。”

  他在梧州是隱干,除了秘密匯報之外,沒有發公文函的權力,必須通過其他部門。

  “也就是說你并不知道外調函出沒出過?”

  “是,我的確沒見過函件。但的確有這事。因為我久等復函不到,去問過趙主任,趙主任還專門去查過回函登記簿……”

  “你等了多久?”

  “解主任說發件到我去問,前后大約有半個月。”

  姬、陳二人對視了一眼,這就蹊蹺了。很難說這件事是被解邇仁或者趙豐田給忘記了--當然了,梧州人少事多,忘記了也情有可原。但是從趙豐田的舉動來看,外調函應該是存在的。

  那么它怎么又消失了呢?

  “說說蔡蘭和蔣秋嬋吧。”

  “蔡蘭此人我不認識,只知道她未婚夫是個明國書生,死在梧州。她為了報仇才去行刺解主任的。此前此后我和她都沒有任何接觸,也談不上有什么看法。”

  “她在解邇仁身邊是什么角色?”

  駱陽明說:“她沒有具體的職司,算是解主任的婢妾吧。平日里在三總府深居簡出,幾乎足不出戶。”

  “蔣秋嬋呢?”

  “她是我妻子的閨中密友,平日里無話不說。有時候也接丁阿桃去她家小住。就是普通的商賈人家的小姐。沒什么特殊之處。后來得人舉薦進了三總府,據說就是去陪蔡蘭說話解悶的。她的兒子齊立恒每天送到我這里,由易浩然教授。”

  這些情況都是他們已經掌握的,駱陽明也沒有提供什么新的情況。

  “你再把暴亂當晚發生的事情復述一遍。”

  “是,”駱陽明不敢怠慢,仔細想了想,當即從他去查問回函沒有回應,趙豐田提議拘捕易浩然,回去之后易浩然被捕開始說起,將自己當晚親身經歷和所聽所聞詳細說了一遍。

  陳白賓看了看姬信,姬信搖了搖頭。陳白賓道:“今天辛苦你了。你先去工作吧。有什么事情后續還會找你。”

  “是。”

  “你對自己的工作有什么想法嗎?有沒有考慮調職或者轉職?”姬信忽然問道。

  “一切都聽元老院的安排。我個人沒什么特別的要求。”

  駱陽明前腳剛出去,陳白并便道:“姬局!這外調函看來是個關鍵!”

  姬信點點頭:“一份涉及易浩然的外調函,為什么讓解元老諱莫如深?這可真是件怪事!”

  “莫非藤縣那邊已經來了回函,但是因為某種原因被扣下了?”

  “為什么扣下呢?這說不通。”姬信說,“解元老是元老,在本時空沒有任何人情故舊的關系,他不可能和這位易浩然有什么關聯,更不會冒這種風險。如果說他出于某種原因要回護易浩然,又為什么兩次提議外調他呢?”

  “回函的問題我們很容易查清,立刻去函藤縣調查就是了。”陳白賓說,“其實查這邊的收發登記也可以查到。”

  “我怕這收發登記已經不全啦。”姬信說,“也罷,你去調來查一查。”

  陳白賓立刻去了一趟市政府,結果果然和姬信估計的一樣,收發登記本在暴亂當晚受了池魚之殃,一部分被毀。就保留下來的部分看,沒有相關的登記文號。

  接著,他們又訊問了趙豐田。趙豐田的態度很從容,一五一十的回答了相關問題,當問及“蔡蘭在三總府內具體負責什么工作”的時候,趙豐田笑了笑,道:

  “首長,要說具體工作,大約就是服侍解首長了吧。”

  雖說蔡蘭和解邇仁的關系在梧州算是“盡人皆知”,但是這位市政府秘書,解邇仁的嫡系干部居然如此坦然,完全不按照報告的口吻來說,倒是有些出乎陳白賓的預料。他原以為多半會有一番狡辯。

  “你知道不知道蔡蘭這樣的身份,留在元老身邊是很危險的?也不符合規定。”

  “我知道。”趙豐田坦然道,“但是我不能違背首長的意愿。”

  好家伙,陳白賓心想你倒是甩鍋甩得干凈利落,姬信白替你們著想了。

  “你既然長期在解元老身邊工作,對蔡蘭的接觸肯定比較多。說說你對她的看法。”

  “一個孤苦伶仃的小女子,有什么可多說的。”趙豐田嘆了口氣,“說起來她的身世也真是可憐。‘身世飄零雨打萍’,一個隨波逐流罷的苦人兒罷了!”

  “你倒是很會憐香惜玉。”

  “沒有,沒有,我只是感嘆而已。”趙豐田說,“蔡蘭在三總府里,平日里幾乎不出門,,除了和她身邊的蔡蘭有時候說幾句話之外,有時候整天都不發一言。消遣也不過是畫畫畫,下下棋而已。解首長去她那里,她就服侍解首長,不去的話,連正房都不出,最是嫻靜本分。”

  “她有接觸過解元老的文件么?”姬信突然問道。

  “照規矩,首長的文件都放在辦公室里,隨身攜帶也要放保密文件箱,都是按規矩辦得。”

  “解元老有沒有在去蔡蘭那里的時候,帶著文件或者保密文件箱去?”

  “沒有。”趙豐田想了想,“至少我沒有瞧見過。”

  “你辦過一份關于郝冉――也就是易浩然的外調函么?收件人應該是藤縣警察局。”

  “辦過。”趙豐田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這是當初解主任關照我辦得。”

  “辦完之后呢?”

  “按照流程交辦發出。”

  “你還記得流水文號嗎?”

  “這個我肯定記不清了,每天經手的文件太多了。”

  “你確信這文件發出了嗎?”姬信問道。

  趙豐田的眼睛里露出一絲慌亂,這并沒有逃過陳白賓和姬信的眼睛:“應該發出了。”

  “你說說你們的發文流程是什么樣的?”

  “這都是按照辦公廳的流程作得。”趙豐田說,“擬稿之后,交給相應部門的領導簽字同意,交給收發部門發出。”

  “這外調函應該由誰簽字的?”

  “是解元老簽字的。”

  “他簽了嗎?”

  “應該簽了吧。”趙豐田一臉茫然,“要是沒簽會退回到我這里的。這都是有記錄的。”

  有屁的記錄!陳白賓心想,你們的記錄本毀得七零八落了。他現在心里已經確認:這份外調文件上有鬼!

  “負責文件收發的是誰?”

  “照理說是要有專門的機要員負責的,但是梧州的歸化民干部不足,就由解元老的警衛秘書負責收發登記。”

  姬信不由得一笑,陳白賓也笑了:有些人真是死得及時,死得其所!

  趙豐田卻露出了害怕的表情起來,道:“兩位首長,這……這有什么……好笑嗎?”

  “沒什么,沒什么。”陳白賓拍了拍趙豐田的肩膀,“你先回去吧。”

  最后一個被召見的是鄭二根。

  他進來之后敬了禮,便眼巴巴的看著姬信,臉上流露出狐疑的表情來。

  陳白賓簡單的和他說了幾句,發現他身上有種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感覺。顯然,他的道行遠不如趙豐田。

  但是他能知道的事情必然比趙豐田少得多。陳白賓簡單的問了他一些有關梧州的警務工作、暴亂當天的情況之后,便問起了易浩然的外調函的事情。

  鄭二根說他并不知道外調函的事情,但是當天晚上緝捕易浩然是他去辦得。

  “誰下得命令?”

  “是趙主任下達的。他說這個人有很大的嫌疑。先保護性拘留起來。”

  “他說具體是什么嫌疑了嗎?”

  “沒有。”

  “我看資料,你后來又拘捕了蔡蘭。是誰下得命令?”

  “也是趙主任。”

  “為什么要拘捕她?”

  “說她可能和暴亂的敵人有勾結。后來根據調查她的確和易浩然有勾結――是通過蔣秋嬋聯絡的。”鄭二根說道。

  “你知道解元老和蔡蘭的關系么?”

  “知道,知道。”鄭二根連連點頭。

  “為什么不向上級匯報?”陳白賓又問,“這么一個人物放在首長的臥榻之側,風險可是很大的。”

  “首長!我是個小小的局長,元老的事情怎么論得到我插嘴?”鄭二根擺出一張苦瓜臉,“元老的事情,我可不敢摻和。”

  “蔡蘭被捕之后你們是怎么安排她的?”

  “關押在縣衙土地廟內,由專人看守。”

  “她是怎么死得?”

  “上吊自盡。我們審問的時候她很吃了一些苦頭,大概是熬刑不過,怕再零碎吃苦,干脆一了百了了。”鄭二根似乎怕他們不信,又說,“遺體尚未下葬,隨時可以開館驗尸……”

  陳白賓心想驗尸的結果自縊身亡大約是肯定的,只是怎么自縊的這可就不好說了。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必赢客pk10软件官网 福彩群英会玩法技巧 中原风釆22选5走势图 哪个网络理财平台比较好 广东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及奖金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陕西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 时时乐app 黑龙江22选5奖池多少 吉林快三开奖时间 广东好彩1的玩法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 工商银行理财金账户 东北证券股票行情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遗漏 黑龙江省36选7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