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快穿之攻略主角 > 第40章 chapter39

  “于清?”周盟主還沒聽過秦玉的大名,乍一聽到陌生姓名,一時間沒有對上號的江湖英雄。【】

  周天榮趕緊解釋:“是長青的一個朋友,跟蕭賢侄也認識,不過現在好像沒有了他的消息。”

  周盟主沉吟片刻,道:“把長青叫來。”

  不一會兒,周長青便被喊來了,他正疲于應付那些難纏的江湖俠客,形單影只的散俠孤雄還好應付,大門派來的人卻不好應對,好歹也是一個大派,底蘊與背景不是閑散游俠能夠比得上的。稍微不注意,就會對武林盟產生嫌隙,爹怪罪下來,他可擔當不起。

  正巧周長青有些事需要匯報給周盟主,趕緊滾過去,未曾請示父親,便聽到自家父親沉聲問:“于清是誰?”

  愣了片刻,周長青道:“我的一個朋友。”

  “朋友?”眉梢抖了抖,周盟主繼續問:“是何來歷?”

  這可把周長青問住了,他除了知道秦玉的師父跟蕭嚴峽的師父相互認識,其余情況好像都沒聽秦玉說起眼底略過一絲懊惱,周長青暗怪自己疏忽了,還說忙完這一段時間,去找于兄一起游歷,培養些許感情。說起也有好一陣子不見他,不知他過得好不好。那日離開時說有要事,不知事情辦好沒。想著秦玉那張魔魅邪肆的臉,周長青便出了神。

  “長青?長青?”周天榮叫了兩聲,沒把人喊回神。

  “周長青”周盟主一喝,嚇了周長青一跳,才想起自己正在回答父親的問題驟時出了一身冷汗,連忙道:“爹,于清的師父是個世外高人,與嚴峽的師父是舊識。我想嚴峽應該比我清楚于兄的歷,不如將他叫來問問?”

  “跟天星老人是舊識?”周盟主很吃驚,這個世界上,見過天星老人的沒幾個,更甭提故交這于清來歷不小啊“蕭賢侄呢?我回來一直沒看到他。”

  “沒在妹妹這里?”周長青也很疑惑,他好幾天沒見過嚴峽,還以為他陪著玉雪呢。

  “胡鬧蕭賢侄正人君子,往女兒家的閨房湊什么?”瞪了周長青一眼,周盟主滿臉愁云。現在找誰都晚了,必須想出解決這件事的辦法“長青,你將我不在家的事悉數講給我聽,一字不落”

  “是,爹”見父親已經有些動怒,周長青不敢搪塞,慢慢對周盟主講起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特別是在萬山的一切,很離奇,又很令人在意。

  這邊愁云慘淡,秦玉那邊卻迎來了好消息。

  毒手終于在蕭嚴峽來的第三天趕回了魔教,途中跑死了好幾匹馬

  幾個對魔教至關重要的人圍在阿珈的房間里,蕭嚴峽至陽的內功非同凡響,秦玉內功如此深厚,也只能幫助阿珈壓制身體內的毒素。但蕭嚴峽卻不同,他不但壓制了阿珈體內的毒,還運功過體,將阿珈體內的毒壓制在不常用的左手。目前阿珈身體上已經沒有紫黑色毒血,只不過整只左手都變成了黑色。

  “開始吧”秦玉端坐在上位,屁股下已經不需要墊軟墊。一腳踹開想貼過來的蕭嚴峽,這幾日秦玉恨不得把他吊起來打一頓原本以前的秦玉性格冷冷清清,雖然備受教眾尊重崇拜,以及死忠,但兩者間畢竟有距離感。可蕭嚴峽來了以后,這些教眾也不知道是吃錯了哪種藥,三五不時就會打趣一番,這幫混蛋,還記不記得老子是教主?

  毒手點點頭,他因為用毒太多,容顏盡毀。不管春夏秋冬,常年用黑布包裹著臉。其實他不是不會醫治自己身上的毒,只是懶罷了。研究毒都來不及,哪兒有時間去治臉?除了神秘的打扮,毒手的一雙手也十分扎眼。仿佛為了應征他的名字,毒手的十指又細又長,就像比常人多了一個骨節似得,靈活至極。

  只見毒手拿出一個盒子,打開了一條縫,慢慢湊到阿珈的左手指尖。咻得一雙獠牙咬上阿珈的手指,秦玉聽到吸吮的聲音。不禁走過去好奇觀看,什么東西?

  盒子安全遮住了里面的東西,秦玉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不過很快阿珈的情況有了起色,只見阿珈手上黑色毒素慢慢褪去,褪到一半,那是雙獠牙縮了回去。毒手趕緊收回盒子,蓋好,寶貝似得收進懷中。

  “毒手,恭喜你,終于找到了。”右護法笑瞇瞇摸了摸胡子,說了句令人莫名其妙的話。

  幾人轉過頭看他,什么意思?

  毒手波瀾不興的眼睛露出一絲羞澀的笑容,悶悶點頭。

  “右老頭,神神叨叨說什么呢?快點告訴我”左護法聽不懂,不滿瞪著他。

  白了他一眼,右護法替眾人解惑:“毒手一直在練一門轉嫁的功夫,教主應該知道,這門功夫是將一個人身體中的毒轉嫁到另一個人身上,但那個中毒的人終究會死。這種以命換命的方法,有損陽壽。毒手以前不在意世俗觀念,不過有一次,教中有一對夫妻中的妻子中了毒。她的丈夫是個老好人,不愿意用別人的命來**子的命,于是就提議用自己的命去換。毒手同意了,他只負責救人。在他看來,有得便有失,不管是誰去換,用命換命都很公平。而且那妻子還是毒手的朋友,但是妻子活了以后,知道自己的相公為了救自己中毒死了,毅然自盡。從此,毒手一直在尋找一種能夠轉嫁劇毒,又不會損害他人性命的方法。”

  右護法偏著頭想了一會兒,恍然大悟:“你說的是烈九妹吧?”

  “恩。”右護法點頭,見秦玉依然面露迷惑,解釋道:“烈九妹的事發生時,教主被老教主鎖在后崖練功。”

  原來是哪個變態時期,挑眉,秦玉轉頭問毒手:“這就是你找到的方法?盒子里是什么?”

  毒手抬眼看了秦玉一會兒,才慢吞吞回答,他的嗓子因為被毒藥侵蝕,說話的聲音像個破掉的鼓風機:“是一種吸食劇毒的蟲,它以毒為食,產出的□□卻是靈藥。”

  右護法也很感慨:“這玩意兒你找了十幾年吧,居然能被你找到。”

  毒手點頭,眼里露出慶幸。他以為他要用一生去找,沒想到機緣巧合竟然得到了,也是阿珈命不該絕。

  “阿珈大概什么時候會醒?”知道阿珈有救了,秦玉打算回去打坐調息。

  毒手低頭算了算:“最遲明早。”

  “這不是沒事兒了嗎?喝酒去,喝酒去”左護法沒心沒肺跳著跑出去,他藏了半壇子酒在槐花樹下,不知道被教中這些饞貓兒們挖出來偷喝沒

  蕭嚴峽唇角抽出,正看著奇葩的左護法迅速消失在門邊,忽聽右護法一拍腦門兒大叫:“呀,我的燒雞”說著,也竄沒影兒了。

  然而屋子里其他人已經習慣了,神色如常,該干嘛干嘛。因為他們知道,魔教中的人不是不在乎阿珈,只是不想添亂。保持常態,才是應對困難最好的方法,沒有人比他們更在乎兄弟的安危。

  秦玉抬眼看了看天色,還早,打完坐可以睡會兒。前腳剛走,蕭嚴峽后腳跟上。斜眼看著距離自己一步之遙的男人,后者目不斜視,走得正氣凜然,前提是忽略那只突然拍上秦玉屁股的手。

  “手干嘛呢?”秦玉瞪眼。

  “不知道,你問它。”蕭嚴峽瞇眼,往秦玉肉多的地方捏了捏,不疼了?眼底掠過一道暗光。

  秦玉給蕭嚴峽貧笑了,一腳踹過去。后者敏捷閃身,抄起秦玉右腿,往自己懷里一拉,暗示揉著他的屁股,又露出雷向式邪笑:“天色還早,不如做點事打發時間?”

  “美得你”秦玉眼珠子一轉,順勢勾上蕭嚴峽的脖子,笑得邪魅狂狷:“除非我在上面。”

  雷向沒有猶豫:“可以。”

  “這么爽快?”秦玉狐疑。

  “有肉吃,為什么要拒絕?”雷向挑眉,將秦玉打橫抱起:“**一刻值千金,走”

  ……嗶,123言情嚴打,肉放群號。

  碧空如洗,朵朵軟綿雪白的云朵漂浮在半空,一切那么美好,卻聽到一聲怒吼:“騎乘也算在上面嗎?我艸”

  “唔”阿珈猛然驚醒,對上阿甄充滿血絲的雙眼。

  四肢軟綿乏力,甚至有陣陣刺痛襲來。阿珈沉默盯著阿甄那雙跟自己一模一樣的眼睛,不約而同笑了起來。

  一如之前一次跟蕭嚴峽上床,秦玉到第二天中午才有力氣爬起來。遭到欺騙的秦玉感覺自己受到成噸傷害,內心有個小人兒咬著被角哭成淚人兒。他要是再讓蕭嚴峽得逞,他就是個棒槌

  眼瞅著秦玉生悶氣,蕭嚴峽無奈將他硬拉到懷里,替他穿衣服。親了親秦玉光潔的額頭,嚴重濃郁的寵溺都快漫出來了,不過說出的話卻崩壞了他整個老實巴交的形象:“昨晚不是爽到哭了嗎?你在氣什么?”

  秦玉一聽,更氣不打一處來嗷嗚一口咬上蕭嚴峽結實的胳膊。哪壺不開提哪壺,秦玉一點都不想承認昨晚差點被干哭的人是他,他只想把你干哭好嗎?

  安撫性摸了摸秦玉的頭,蕭嚴峽任由他咬,只覺得暴躁發脾氣的秦玉跟只炸毛的貓似得,好可愛。瞇著眼,蕭嚴峽想起那份兒記憶中出現的情qu助興的衣服,貓?老虎?不錯的裝扮啊

  **火熱的目光令秦玉尾椎都發麻了,直覺危險。喂為啥要這樣看我?你想干嘛?要好好做人啊年輕人

  腦子里亂七八糟的想著,秦玉完全不明白,恢復了雷向記憶的蕭嚴峽將會變成怎樣表面忠厚老實,內心狡詐兇殘的生物讓我們為他默默地點蠟祝福

  來到飯桌上,秦玉便看到阿珈坐在自己位子上拿勺子喝粥。

  “什么時候醒的?”秦玉驚嘆毒手醫術高明,走過用內力探了探阿珈的身體。發現他雖然虛弱,但毒性已經漸弱。只要毒手再來幾次過毒,估計就能痊愈了。

  阿甄挪揄道:“本來想派人通知你們,不過你們好像在忙,便沒有打擾你們。”

  一聽阿甄這話,阿珈疑惑看看秦玉,又看看蕭嚴峽。他真的只昏迷了幾天嗎?為啥一醒來教主的終身大事都解決了?

  “……”秦玉已無力吐槽。

  瞄了眼阿甄,蕭嚴峽替自家寶貝兒轉移話題:“你怎么會中毒?”

  說道正事,眾人都露出正經神色。教主雖然很少定奪教中事物,但有重要的教務一定會等教主到了才商量。阿珈一直沒有說自己的中毒經過,便是在等秦玉。

  放下勺子,阿珈擦擦嘴巴,嚴肅道:“教主,當你們進入萬山以后,我們遭到一幫人的襲擊。這些人手混雜,有老有少。但他們訓練有素,不怕死,也不怕暴露身份。我認出他們有些人使用了江湖不少門派的武功,最令我驚訝的是,殺死三娘,打算毒殺我的人要不是師父帶人及時趕到,恐怕……”

  想起兄弟們的死,阿珈神情有瞬間悲痛。

  坐在他們下位的毒手忽然抬起頭問:“那個人是不是聶春梅?”

  “你怎么知道?”阿珈有些驚訝,這個人的身份如果不是師父曾經告訴過他,他完全聯想不到一塊兒。

  “昨晚回去我研究了從你身上吸取的毒,翻查文獻,發現這種毒名為蝎心,無藥可解。發明這種藥的人是個毒婦五十年前,她已經臭名遠揚。終日以下毒為樂,又心胸狹窄。曾有一個村落的小孩沖她吐口水,她便下毒殺害整個村子的人畜,連只狗都沒放過。手段毒辣,蛇蝎心腸。她曾經被白道追殺得走投無路時,想投入魔教門下。但這女人人品低劣,我魔教上下雖然都不是什么好人,卻也不屑于她為伍。”毒手將自己做完查到的東西都說了出來。

  “沒錯這女人心腸歹毒,但在毒藥和易容上可謂天賦異稟。為了剿殺她,上一屆武林盟主傾注了大半心血,與她同歸于盡。沒道理又活過來了?按照這女人的性格,不可能還活著不向剿殺過她的白道中人復仇。”右護法也想起這回事,不禁皺眉,“如果真是這女人重出江湖,也該是個七老八十的老婆子。”

  “壞就壞在這里”阿珈神色凝重:“師父曾經說過,用毒之人自身也帶毒,那么身上一定會有特征。例如毒手,容貌盡毀。聶春梅一個女人,自然不會令自己容貌盡毀,于是不管她如何易容她本尊眉心上有一朵烈焰雪蓮。為了混淆身份,她還故意讓這種特殊的花紋流傳到市面,令那些愛美的閨中小姐效仿。然而仔細觀察,會發現聶春梅的雪蓮上的火焰比一般人多一簇。那日我和三娘與他交手,掀開了她的面巾。那張臉與文獻中聶春梅未易容的臉一模一樣,火焰數量也對得上最奇特的是,她的年紀還停留在跟武林盟主同歸于盡的時候”

  “你確定?”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千真萬確,三娘也會兩手易容,看得出她沒有易容。而且一個七老八十的人再怎么模仿一個年輕人,身段兒,身手反應都不可能與年少時期一模一樣我跟她交手,只感覺她是個三十出頭的女人”

  “怎么會這樣?”秦玉聽得嘖嘖稱奇,不穿越空間完全不知道這世上竟然還有這么奇特得事。以前的他,真是井底之蛙。這樣想著,秦玉的視線移向站在桌子上啄豆子的巫,后者正聽得認真。

  秦玉戳了戳巫的屁股,在心里道:別光吃,你知道那個女人是怎么回事兒不?

  “唔臭流氓,自己白日宣淫,居然還敢非禮我”巫被戳得怒了,飛到秦玉肩膀上,張開翅膀對著他的腦袋左右開弓。旁人第一次見巫拍打秦玉時嚇得不輕,現在司空見慣,還饒有興致問秦玉怎么又惹到巫了。

  內心無語,秦玉拍開它:說正經呢。

  “他說得太含糊,我得看到人才能找出對應的資料”白了秦玉一眼,拍拍翅膀又回去吃豆子。

  “這幫人是什么來歷……”秦玉撫摸下巴,沒聽說江湖上又多出個什么幫派啊。

  “這些人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冒出來的?”一直沉默的蕭嚴峽忽然發問。

  阿珈怔了怔,道:“就在你們接近萬山范圍起,似乎是想趕去攔截你們。卻在半路碰到了尾隨你們身后的我們,于是決定對我們下手。”

  “攔截我們?”瞇眼,蕭嚴峽忽然想到一個可能:“會不會是為了萬山?”

  經蕭嚴峽這么一提點,秦玉想起在萬山得到的因果鏡和周玉雪體內的螢火冰魄卵。萬山里有什么,估計這世上知道的人少得可憐。可如果真知道了那里面得秘密,這些人的身份背景必定不簡單

  “周家你們派人盯住沒?”周玉雪體內的螢火冰魄卵肯定捂不住,秦玉必須想辦法壓下這件事。至于人間蒸發的于清,只要他出門戴面具,一個魔教教主,沒人敢懷疑他是于清。蕭嚴峽這廝不在考慮范圍內。

  “盯著呢,也不知道這周家惹誰了,江湖上到處都傳他們找到了萬山的寶藏和秘籍。她女兒練功練一天,比別人練一個月都快。”聽到魔教的老對手過得不好,魔教眾人比誰都高興。

  “不是你們傳的?”秦玉和蕭嚴峽齊齊驚疑。

  “不是。”阿甄搖頭,但頓時反應過來。“教主,你在懷疑有人在背后推動這個事情?”

  秦玉沉著臉點頭:“周家一雙兒女不聰明,可周盟主不蠢。萬山自古神秘,這次武林盟組織去萬山,可謂損失慘重。那么多精英折損了,偏偏好處就讓自家女兒一個人得了。為了女兒也會捂著這事兒,更何況他自己也不明白狀況,當然不可能到處宣揚起初周家可風平浪靜得很,忽然之間江湖就曝出傳聞,明顯是有人散播謠言,在背后推波助瀾”

  眾人一向,似乎是這個理。

  瞇著眼考慮了一會兒,秦玉道:“飛羽堂主,你帶人去打探消息,無比查出江湖上的謠言是從哪里傳出”

  “是”飛羽堂主抱拳領命,剛走兩步又折回來,從兜里摸出一把新鮮炒豆子塞到巫的盤子里。后者歡快叫了一聲,吃得很開心。

  “三娘的位子必須補上,這些事就交給阿甄。”秦玉想了一會兒,問:“教里有沒有人皮面具,我跟蕭嚴峽要出去一趟。”

  “有,一會兒我去取。”

  秦玉和蕭嚴峽第三天早上離開了,易容成一對主仆。秦玉故意刁難蕭嚴峽,這廝太壞了,總是頂著一張老老實實的臉,暗地里一肚子壞水兒秦玉這幾天給他欺負慘了有點后悔讓雷向的記憶復蘇,以前正直老實的蕭嚴峽多好欺負

  “少爺,前面有客棧,歇會兒吧?”

  秦玉易容成一位白臉公子,人皮面具不透氣,穿一身白衣,看起來臉色慘白羸弱。蕭嚴峽則易容成一位黑臉大漢,保護秦玉的安全。馬車顛得秦玉不順暢,身體不舒服,心情也不好。蕭嚴峽過來扶他,故意踩在男人大腿上跳下去。無奈看著腿上的膠印,傲嬌的貓咪翹著尾巴進了客棧,實在令人想捏住它的脖子撓肚子

  “掌柜,一間上房。”甩給掌柜大錠銀子,這里離臨城很近,較為繁榮,許多要去臨城的江湖俠客都會在這里落腳,熱鬧非凡。

  “呀好闊氣的公子,這邊兒請這邊兒請”掌柜是個豐滿的女人,一間秦玉出售這么闊綽,笑得花枝亂顫。快步走出柜臺,親自拿了鑰匙帶秦玉上樓。

  秦玉這面具雖比不上本相俊美無雙,但也斯文秀氣,特別是那一雙會說話的眼睛長在這稍遜色的臉上,奇特無比,更令人心頭癢癢的。老板娘是個風流人,瞧見這客觀好相貌,便忍不住軟骨頭般朝他身上靠。“客觀瞅著不像本地人,怎會到這人蛇混雜的地方來?”

  眼見就要靠上秦玉,后者微微皺眉,恰好一只手擋住了老板娘的動作。

  蕭嚴峽霸道卻穩當插入老板娘和秦玉之間,臉黑黑的看不出表情:“我們公子去臨城尋親,老板娘請前邊兒帶路。”

  蕭嚴峽生得高大偉岸,又一張黑臉,模樣十分不好親近。老板娘開個客棧,什么人沒見過,知道什么人不好惹,也不多說,麻利呆了兩人上廂房。

  臨了關門,老板娘還好心勸一句:“兩位客觀,本店就剩這一間上房。住對面上房的客人脾氣不太好,還請兩位客官多多擔待。”這一句話也算給兩人提醒兒,江湖人脾氣古怪者繁多,動輒出手打人。

  “謝過,還勞煩老板娘送些吃食和熱水。”蕭嚴峽說完,追過去塞給老板娘一些散碎銀子。

  正好對門的大門打開,兩人側站著,將塞銀子的動作看得一清二楚。老板娘連忙將銀子塞進袖子,笑彎了腰迎上那客人。此人是個彪形大漢,一身雜毛,一看就是個硬茬。老板娘將一對渾圓的酥胸貼到他手臂上,撒嬌:“吳哥晚上想吃點啥?我好讓人做”

  “吳哥我現在吃啥都沒胃口不過你個小蹄子要是愿意上來陪酒,吳哥我就算吃糠咽菜也沒問題”那大漢倒是很享受美人投懷送抱,伸手要占老板娘便宜,后者卻將他的手臂推開了,笑道:“吳哥可是開玩笑,奴家這店哪里有這些糟踐玩意兒?自然好吃好喝供著吳哥我這就讓我家那口子給吳哥送些好酒菜來”

  說罷便轉身要走,那大漢手快,啪一聲拍在老板娘翹臀上捏了一把:“可別叫你男人送,你來就成”

  蕭嚴峽瞧見那老爸娘臉色扭曲了片刻,很快恢復平靜,一步三搖走了。

  直到老板娘下樓,那大漢跟回味手感似得搓了搓手指,發現蕭嚴峽在看他,連忙瞪他一眼:“看什么看?老子戳瞎你”

  冷冷瞥他一眼,蕭嚴峽關上了門,大漢還在門外罵罵咧咧。

  秦玉半躺在床上,正好對著門口,將剛才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這老板娘有意思,要是進入魔教還真不錯”

  蕭嚴峽不可否置,走過去替秦玉把鞋脫了,替他按摩。

  在馬車上顛了一天,秦玉感覺自己這把骨頭都要散了古代的交通工具太不方便,要不是為了趕時間,他寧愿一路走過來蕭嚴峽按摩的時候參合了內力,酸軟的地方被按摩過后酥酥麻麻帶著暖意,舒服得秦玉半瞇著眼直哼哼。

  哼到后來,秦玉有些昏昏欲睡,也哼得蕭嚴峽眸光漸暗。

  本來隔著衣服按摩的手,不知不覺滑進了秦玉的衣服里面。絲滑的肌膚愛不釋手,柔韌的肌肉富有彈性,摸著摸著蕭嚴峽就上了火頭。越按越不是地方,等秦玉察覺到不對勁兒時,整條褲子都被蕭嚴峽扒光了,正赤luoluo的遛鳥呢

  啪一巴掌打在蕭嚴峽做壞的手上,這孫子開葷以后跟吃了春yao似得隨時隨地都能發情這還沒到春天都這么嚴重,要是春暖花開了那還得了?百里:→→你不懂,新世界的大門一旦打開就再也關不上了……

  “客官,您要的飯菜和熱水來了。”正巧門外老板娘敲門,秦玉一拉被子蓋好裝睡。

  蕭嚴峽低頭看了眼自己撐得老高的帳篷,無奈嘆了口氣。開了門,快速閃到屏風后:“都放著吧。”

  “好咧。”江湖人都古古怪怪,老板娘見怪不怪,依言照做。

  直到聽到關門聲,蕭嚴峽才從屏風后面走出來。秦玉已經穿好褲子,正襟危坐,瞥了眼蕭嚴峽招眼的搭帳篷,還真拿他當下人使喚:“給本少爺把水倒浴桶里去”

  蕭嚴峽沉默看了秦玉一會兒,支著帳篷倒水去了。

  要這筷子冷笑,秦玉心想,老子治不死你,給我等著

  掃蕩了桌上的菜,這家店飯菜做得不錯:“小向子,弄好了沒?弄好了快出來吃飯”拍了拍滾圓的肚皮,秦玉懶懶喊了一句。

  蕭嚴峽剛調配好給秦玉沐浴的藥材,走出來一看,盤子里除了幾顆青菜和一碗白米飯,什么都沒了。

  壞笑著沖他擠了擠眼,秦玉笑道:“我先去沐浴了,你慢慢吃吧”

  繼續沉默,蕭嚴峽三兩口解決完白飯,一邊收拾桌子,一邊豎著耳朵聽里面的動靜。

  聽到水聲,緊繃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一絲異樣微笑。輕手輕腳走過去,剛轉過屏風,一只手迎面點來。

  “早就知道你會來偷襲老實躺著去吧”秦玉點了蕭嚴峽的穴,將他搬到床上躺好。正打算去洗澡,腦中靈光一閃,浮出一個好主意

  蕭嚴峽瞧見這小壞蛋眼珠子轉來轉去,忽然沖自己邪魅一笑,彎腰替自己翻了個身,面對著屏風的方向,不覺眼角一抽,大概猜到秦玉要做什么。

  秦玉注視著蕭嚴峽后退,笑得魅人心弦,勾引似得一邊退,一邊脫衣。一件一件衣服褪去,露出男人光潔的肩膀,健美的胸肌腹肌,以及修長雙腿。蕭嚴峽看得喉頭上下動了動,發出吞咽的聲音。

  秦玉退到屏風處,一把推開,露出浴桶。

  果然蕭嚴峽欣賞著秦玉美麗的luo體,暗自罵了一句娘,他就知道這小壞蛋會整他

  秦玉一只腳踏進浴桶,想起了什么,歪著頭對蕭嚴峽道:“別想沖開穴道,我這手法很特殊,小心內傷”

  蕭嚴峽緊盯著秦玉,露出一抹勢在必得的微笑:“我不會沖穴道,你自己會來求我。”

  “戚。”秦玉翻了個白眼兒:“好好享受欲火焚身的感覺吧”

  鐵了心要整整蕭嚴峽,秦玉這一場糟洗得可謂香艷眼角余光瞄到蕭嚴峽的帳篷撐得越大,秦玉就笑得越開心。讓你小子老是欺負我,能看不能吃的感受不錯吧

  蕭嚴峽在床上靜靜地等待著,餓狼似得眼睛緊鎖著秦玉,開始倒數。

  洗澡之前秦玉把人皮面具取下來了,混合著藥材香味兒的熱氣熏得秦玉小臉兒通紅,秀色可餐。不知是不是今天的水有點燙,又或者是蕭嚴峽調配藥材時分量沒把握準,秦玉被熏得有些暈乎,身體也熱得厲害,急需呼吸些新鮮空氣。撐著浴桶想站起來,秦玉嘩啦一聲又跌坐回去。

  他腳軟了

  不對勁兒,一個練武之人,就算泡澡再熏得厲害,也不可能這個樣子,當中有鬼

  秦玉想到了蕭嚴峽之前自信滿滿的宣言,頓時咬牙怒瞪:“你下藥了”

  后者的眼神依然如狼似虎,恨不得把秦玉活吞了,面兒上卻笑得很淡定:“我問毒手要的。”

  秦玉怒瞪雙眼:“這個混蛋,他肯定知道你用來干嘛,他居然敢給你”

  蕭嚴峽瞧著自家寶貝兒氣成那樣子,沒有告訴秦玉真相,其實他只是問毒手要點助興的藥,但是毒手不但給了,還給了一連串更猛的藥,比如現在這種軟春。它無色無味,不會被人察覺,并且滲透力很慢,但藥效一流。饒是你武功蓋世,也不可能將它逼出來。

  秦玉惡狠狠剜了蕭嚴峽一眼,坐在水中運功打坐,想把藥逼出去。

  忙活了半天,卻只覺得手腳更軟了,而且還有一股難以言喻的癢意從后面貼著尾椎骨攀巖而上,直接侵蝕了他的神經

  “唔~”秦玉忍不住半爬在浴桶邊緣,手指僅僅攢住桶邊,溢出的聲音帶了一絲欲求不滿的渴望及性感。

  軟春的藥性不如一些能讓貞潔列女變成yin娃dang婦的藥猛烈,可這令人保持清醒的理智,卻能感受到讓人頭皮發麻的不滿足與空虛秦玉覺得皮膚似乎殘缺了什么,繼續有人撫摸自己。后面更是癢得縮緊,癢得快要逼瘋了他

  秦玉將手伸入水中,粗魯握住自己的東西,一陣顫栗:“啊”忍不住仰起頭叫了出來。

  蕭嚴峽看得瞳孔緊縮,幾乎快按捺不住自己沖破穴道,將那人摁在浴桶里干上三天三夜的想法嗓音沙啞,蕭嚴峽開口道:“自己撫慰是沒有用的,過來我幫你。”

  秦玉聞言,瞪了他一眼,只是那一眼毫無殺傷力,更多的是嫵媚勾人。濕漉漉的雙眼,泛紅的桃花腮,紅唇,香肩,實在引得人鼻血長流。

  秦玉擼了半天,**根本不能得到紓解。

  “蕭嚴峽你這個混蛋,你到底給我下了什么藥,解藥呢”秦玉急得差點哭出來,他什么時候這么狼狽過?可惡

  “寶貝兒,找我不好嗎?我就是解藥。”蕭嚴峽盯著秦玉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上一世我沒把握住,這一世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記好了。”

  蕭嚴峽眸中瘋狂的占有欲令秦玉心驚,后面似乎也感受到這種霸道愛意,絞縮得越加厲害:“唔~恩……”混蛋

  秦玉看出蕭嚴峽是鐵了心不會給他解藥,心里很不甘心,本以為今天會占據山風,竟然還是被這個混蛋擺了一道用盡去全身力氣撐著身子爬出浴桶,秦玉差點摔倒在地上。雙腿顫巍巍挪向蕭嚴峽,后者眼里閃爍著志在必得的光芒。

  嗶,123言情嚴打,后面進群。

  ...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云南体育彩票11选五走势图 金配资 辽宁35选7机选 理财平台排行榜人人贷 山西快乐十分中奖助手 山西快乐10分三码预测 模拟炒股平台 贵州十一选五是多少 七星辅助贴吧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走势图 11选5河南最新开奖 大发快三真的吗 配资炒股联系久联优配 云南快乐10分分布图 北京赛车计划网页 深圳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