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快穿之攻略主角 > 第33章 chapter32

  男人緊咬著自己,秦玉心里的火氣越來越大,喝了酒的腦袋也有些暈沉沉,人說酒壯慫人膽,秦玉不是慫人,不過也多了些平時沒有的主意。【】

  兩人很快追出了城,來到秦玉喝酒的那片林子。

  秦玉看到遠處的湖泊,心生一計,扎進湖中。

  蕭嚴峽常年住在山上,雖會水,但水性不佳。猶豫片刻,還是跟上。

  一入水,蕭嚴峽便沒了秦玉的蹤影,他用內力支撐著屏息四處尋找無果。很快氧氣用盡,蕭嚴峽察覺到呼吸困難,連忙浮上水面。水面平靜,除了自己躍出水面的水波,連飛鳥也沒一只。

  嘆了口氣往回游去,就在蕭嚴峽以為自己跟丟了人時,忽覺身后水聲響動,心底暗叫不好!運氣欲迎拍過去,還未完全轉過身,蕭嚴峽就被秦玉點穴僵在原地。蕭嚴峽站在離岸邊不遠的地方,湖水漫在腰跡,半扭著身子,只看到一頭黑長的秀發。

  那人不知何時,脫了一身紅衣,只著白色貼身衣物。

  “呵,你倒是舍不得我!”那人輕笑出聲,尾音微微勾撩,隱含一絲撩撥。

  蕭嚴峽聽到這個聲音臉色都變了,由紅變白,又白變黑,最后沉著臉,吐出一個稱呼:“魔教教主!”

  秦玉嗓音微啞,學著那日在魔教山下的語氣。其實于清的聲音才是他正常的聲音,只不過那日秦玉帶著面具,秦玉又有意為之,聲音聽起來略沙啞顯厚。

  秦玉感覺渾身燥熱,冰冷的水源不能緩解他十分之一的躁動。看著男人緊實的衣著,秦玉冷笑:“追我追的這么緊,不就是想【干】我嗎!”

  “什、什么?”蕭嚴峽如遭雷擊,他在說啥?

  “假正經!以前趁老子睡著了,你可沒少偷著摸我,親我!”秦玉腦子暈乎乎,不斷冒出上一個空間和雷向相處的畫面。他對雷向不是沒感覺,只是在觀望。雷向是個天之驕子無疑,他表面上看著只是追著秦玉走,并沒有干什么。但秦玉明白,他遇到雷向以后,很多事能這么順利,他偷著出了不少力。但是知道秦玉的性格,什么也不說,像個賴皮糖粘著他。

  蕭嚴峽聽得莫名其妙,也聽得臉皮發臊:“我、我什么時候趁你睡覺偷摸你、親你……”蕭嚴峽想起秦玉那個胸膛,白玉、梅花、紋身……頓時心虛,難道他還能入夢嗎?

  秦玉搭上蕭嚴峽的肩膀,后者察覺到秦玉似乎在貼近自己,不禁連肌肉都繃緊了,他想干嘛?

  “說實在的,我們連一次真槍實彈都沒上過!那么長的日子,想來還真是搞笑!”秦玉趴在蕭嚴峽的背上,婉自笑了出聲。他沒想到雷向為會了自己禁欲,而自己竟然也還配合他。

  微醺的秦玉摸索著男人雄偉的胸膛,他的手很袖長細膩,卻不是女子般柔軟。蕭嚴峽緊張又激動,還有一點點羞恥的感覺。他到底要干嘛?為什么要脫我衣服!

  蕭嚴峽緊張中含著一點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期待。

  秦玉緩慢脫掉蕭嚴峽的外套,手指在他貼身衣物的邊緣摩擦著,指尖時不時劃過蕭嚴峽的胸膛,無限挑逗令他忍不住顫栗,卻因為被點穴不能動彈。只能感受著這種被迫的氣氛,實在太刺激又背德!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蕭嚴峽還想不到秦玉要做什么,那就是智障了。臉紅到脖子根,他有些語無倫次:“你……你放開我!背后偷襲算什么英雄好漢?我們真刀真槍【干】一場!我……我這次一定會打敗你!”

  “呵……”秦玉搖搖頭,真是天真,湊到蕭嚴峽的耳邊,他沒有聽到秦玉說了什么,因為他感覺到秦玉火熱的手指隔著冰涼的湖水脫掉了自己的褲子。這男人竟然抱著自己的腰,摩擦著他的大腿,開始自行取樂!

  蕭嚴峽的臉已經紅到快燒起來,說不清心底的是憤怒多一些,還是羞恥多一些:“無恥之徒!我要殺了你!”若是能動,蕭嚴峽整個身子肯定都會氣得發抖。

  秦玉帶著暢快意味的笑聲在他耳邊響起,勾人心懸的喘息,噴發在耳垂的熱氣,曖昧纏綿。

  蕭嚴峽腦子嗡嗡直響,他察覺到有火熱的手伸到了自己前面,頓時腦袋空白成一片。水波晃動,水聲潺潺,不知過了多久秦玉滿足嘆息著狠狠咬住蕭嚴峽的耳垂,令他悶哼一聲,同時噴發。

  “呵……”秦玉輕笑著,蕭嚴峽還回不過神來。

  當蕭嚴峽回過神時,秦玉已經不見了,他也能再次活動自如。空蕩蕩湖面漂浮著幾件衣服,蕭嚴峽臉上一陣紅一陣青,想起自己竟然沉迷在魔教教主的邪惡之手,忍不住又慚愧又生氣怒吼:“魔教妖人,我跟你不死不休!”

  還未走遠的秦玉聽到這話,忍不住一挑眉,我等著。

  蕭嚴峽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周府,每個看到他的人都吃了一驚。蕭嚴峽沒有直接回自己房間,他有一個疑惑一定要解開!

  氣勢洶洶殺到秦玉的院子,秦玉正懶洋洋坐在院子里逗鳥喝茶,他旁邊坐著周長青和另一個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俠。

  幾人一看到蕭嚴峽一身是水的狼狽相,大吃一驚。

  “嚴峽,你這是怎么了?”周長青迎上來,十分關心。

  “沒什么。”看了眼好友,蕭嚴峽繞過他,對上秦玉波瀾不興的眼眸。他半瞇著眼靠在藤椅內,巫站在他的指尖,歪著頭和主人一同看著蕭嚴峽。秦玉一身紅衣干凈清爽,連頭發也沒濕半分,他們真的不是一個人?蕭嚴峽不敢確定,遲疑兩秒,問道:“敢問于兄剛才在哪里?與什么人在一起?”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秦玉依然懶懶的,像只吃飽喝足的貓。

  蕭嚴峽噎了一下,那位大俠連忙打圓場:“蕭兄這是怎么了?火氣這么大。方才我一直跟于兄在一起討論萬山的事,后來周兄沒來多久,你就來了。”

  “你們真的在一起?”狐疑在秦玉和那位大俠之間掃視一圈兒。

  秦玉根本就不看他,那位大俠卻有些臉色不好看:“蕭兄!我是什么人?難道還會騙你不成!”

  “我不是這個意思!”蕭嚴峽見他生氣,以為自己過分了,連忙解釋。

  “對,嚴峽沒有懷疑祝兄的意思,你別多想。”在這緊要關頭,周長青自然不會讓他們吵起來:“嚴峽,你看你一身狼狽,還不快去洗漱歸整,來,我送你去!”不由分說拉走了蕭嚴峽,周長青沖秦玉和祝遠抱歉一笑。

  祝遠表示不在意,秦玉直接閉上眼小憩。

  等走遠了,周長青才皺起眉頭,好奇又抱怨:“嚴峽你到底發生了什么?怎么剛才對于兄如此無禮!”

  明明自身受了侮辱,蕭嚴峽卻有口不能說,只能咬牙把這種委屈吞下去,搖頭:“沒什么,我先回去了,你忙。”

  好友不肯透露,周長青也沒辦法:“好吧。對了,剛才玉雪在找你,你打理完了記得去看看她。”

  “恩。”蕭嚴峽轉身欲走,卻像忽然想起什么,一把抓住周長青,又認真又慎重:“長青,我們是知交好友,有句話我一定要奉勸你。這個于清來歷不明,你用歸用,但是切莫和他接觸過多。”

  “你什么意思?”周長青不悅,他對秦玉的印象非常好,也很重視這個人。可蕭嚴峽他也很重視,便耐著性子問:“莫非你發現了什么?”

  “那到沒有。”蕭嚴峽搖頭:“我只是直覺。”

  直覺?周長青無奈,拍了拍蕭嚴峽的肩膀,敷衍兩句:“放心,我有數。”

  好友那副不在乎的神色,蕭嚴峽就知道他沒聽進去,心底有些著急,周長青卻不再聽他多說,徑直離開。

  秦玉這邊,在周長青和蕭嚴峽走了以后,懶洋洋閉目養神的男人猛然睜開雙眼。

  尖銳犀利的目光射向祝遠,語氣冷淡疏離:“為什么要幫我,你有什么目的。”秦玉一回來,剛用內功逼干了頭發,換了一身衣服,這小子就登門來拉著他扯東扯西。

  祝遠摸了摸嘴唇上兩撇胡子,笑道:“不管我有什么目的,至少我幫了你,你對我的態度是不是該客氣點?”

  “哼。”冷哼,秦玉的神色寫滿了你是螻蟻不配我客氣的倨傲。

  “哎……跟左右護法書信中給的描述一點都不像!”祝遠抱怨著,半跪在地上,揭露身份:“屬下暗影,是潛伏在白道的暗樁!左右護法得知教主潛入武林盟,特地命我守候左右,聽候差遣。”

  好像自己進了武林盟以后,當天祝遠也進了。秦玉依然冷臉:“我為什么要相信你。”

  “這是屬下的信物。”祝遠遞給秦玉自己的貼身寶刀:“刀柄的地方有一顆寶石,寶石下方有一個不明顯的凹槽,只要摁這個凹槽,就會彈出我的信物。”

  秦玉并不接手,很有戒心道:“你自己摁。”

  祝遠無奈,同時又很驕傲教主謹慎,摁下凹槽,刀柄彈出魔教核心成員才有的特殊扳指。這個扳指上刻著教主的手書‘以和為貴’。

  沒來由的一股吐槽感,秦玉將扳指還給祝遠,漫不經心問:“你一路都跟著我?”

  祝遠精神一震,笑得忠厚老實:“屬下什么都不知道!”

  怪不得來得這么及時!秦玉瞇眼,目露危險盯著祝遠。

  后者站起很,自顧自看遠方風景,還不時發出贊嘆:“今天天氣真好啊!樹很綠,天很藍,水很清!”

  “……”啪,秦玉捏碎了一個杯子。

  ...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期货配资招商 股市今日行情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开奖官网 楚天风采30选5走势图 黑龙江6 1体彩开奖结果 龙虎和计划 河南快三每天多少期 股票开盘价格如何确 千禧3d开机号与试机号 中国体育彩票app下载安装 江苏11选5开奖图一 上海11选5计划预测 股票什么叫涨停板 广东彩票好彩1最新开奖 融资炒股最惨的后果 股票代码查询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