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快穿之攻略主角 > 第26章 chapter25

  這是……?蕭嚴峽謹慎打開玉瓶塞子,一股清幽的芳香溢了出來。【】

  “解藥。”蕭嚴峽那份兒遲疑,秦玉用腳趾頭都能猜到他在想什么:“這片花海名叫夢魂花,雖然不是天下至毒,但它的花香會令人漸漸迷失心智,最后變成傻子。我秦玉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這種暗算人的卑鄙行為還不屑去做!”

  君子坦蕩蕩,秦玉的話引起蕭嚴峽的共鳴。深深看了一眼秦玉,蕭嚴峽痛快飲下解藥。

  毫不拖沓的行為倒是令秦玉吃驚,忍不住打趣:“你難道不怕我在解藥中藏毒?”

  “你要是想害我,自己服下解藥,只需要在這片花海拖到我毒發,我相信你不會多此一舉。”最重要的是,蕭嚴峽到現在都沒有在秦玉身上感受到殺氣。

  “好!那就讓我們痛快的打一場!”

  丹田中一股柔勁內力暴漲,秦玉剛剛從這個空間蘇醒,但這具身體卻已使用千萬遍武功,幾乎不需要多做思考,各種武功路數信手拈來。

  蕭嚴峽見秦玉來勢洶洶,也認真起來。兩人輕功飛起,不用武器,掌對拳打在一起。

  秦玉所習魔功路數詭秘,蕭嚴峽內功比不上秦玉,外加功夫也稍落下乘。不出三百招,蕭嚴峽整個人已經處于下風。秦玉卻不急著完結這場比武,一會兒踹蕭嚴峽一腳,讓你特么認不出我!一會兒又故意從背后推他一下,讓你特么帶人來打我!

  打了一炷香的時間,蕭嚴峽再遲鈍也察覺到了不對勁兒,這哪里是在比武!這秦玉分明是在戲弄自己!

  劍眉緊蹙,蕭嚴峽心中有大俠情懷,男子漢大丈夫,可殺不可辱!你如今這樣戲弄我,莫不是比殺了我更難堪!蕭嚴峽內心已有怒氣,招數從大而包含,瞬轉凌厲,招招奪取秦玉要害,眉眼中因為有殺意,變得狠厲,竟有一兩分雷向時的神情!

  秦玉看得一晃神,不察覺便被蕭嚴峽一拳打到胸口,蕭嚴峽內勁醇厚,拳還未至,拳風已刮疼秦玉胸口,連忙閃避。蕭嚴峽分拳成爪,一抓出去,正好把秦玉衣襟扯開!

  腳尖點著夢魂花飛出三丈,秦玉瞇眼,漫不經心低頭看了眼被扯開的胸口。

  白玉一般瑩潤細膩的胸膛,沒有少年那么單薄,但卻不像武林上大多英雄好漢那么壯碩。薄薄一層肌肉,紋理清晰細致,如上好的羊脂,艷紅衣衫一襯,勾引得人想摸一把。胸前兩點紅,仿佛紅梅開在雪地上,怎么看怎么綺麗,帶著一點色【情】。最性感的部分是鎖骨處那兩扇精致漂亮的黑色雙翅紋身,翅膀的邊緣有一層若隱若現的金邊。

  金邊?這玩意兒什么有金邊了?

  兩人不約而同停手,秦玉是因為憤怒和疑惑,蕭嚴峽則是看秦玉那胸口看呆了。沉寂了二十年的少男地,竟然十分沖動的站立起來!

  蕭嚴峽尷尬至極,連忙移開目光,卻又忍不住想,從未見過一個男人的胸長得這么漂亮!我這是怎么了?以前不是沒跟師兄去個妓院,不過妓院那些女子實在太開放了,蕭嚴峽是個有心理情結的人。每每師兄替他叫了女人,哪怕已經脫光了躺在他身邊,心底總有那么一個聲音在說,不是她,不是她。現在他居然光是看到一個男人的胸,就硬了!此時,蕭嚴峽不單單是尷尬,還很惶恐!難道他喜歡男人?這怎么可能?師兄師弟、朋友那么多,蕭嚴峽還跟他們一起光身子洗過澡,都沒事兒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誰來告訴我?

  心思混亂極了,蕭嚴峽無心戀戰,抱拳丟下句“這次算在下輸了,以后我都不會管魔功的事兒!”落荒而逃。

  秦玉沉著臉盯著蕭嚴峽逃離的方向,狠狠哼了一聲。

  “教主!”在絕蝶谷站了盞茶時間,四大堂主終于尋了過來。

  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滿足的微笑,(* ̄▽ ̄*)好久沒有打過這么暢快的架了!(白道眾人:/(tt)/~~你們那是單方面虐毆好嗎?)

  巫顫巍巍飛到秦玉肩膀上,嘰嘰喳喳大叫:“秦玉!秦玉!那些蠢貨都被打跑了!呃……你怎么不高興呢?”歪著腦袋,巫的小豆丁眼盯著秦玉,人類真是復雜的生物,都贏了還不高興?難道想輸咩?

  白了他一眼,秦玉扯下面具,氣呼呼朝魔教飛去:“回去了!”

  四大堂主面面相覷,不明白教主打個架怎么又不開心了!/(tt)/~~果然是教主心,海底針啊!

  回到魔宮,一進門秦玉就察覺到不對勁兒。

  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顯得很小心翼翼,甚至帶著點大難臨頭的慌亂。

  四大堂主還在熱切的討論剛才揍人的時候哪個姿勢最帥,誰被打得最慘。

  “回來啦。”忽然,一個劍眉星目的俊美男人端著茶水從側門進來,看到幾人笑得很溫和。

  四大堂主頓時跟被鷹抓住的兔子,僵住身子,老老實實呆在原地。Σ(°△°|||)︴我屮艸芔茻,為什么他們這么早就提前出關了?

  “我們再不出關,這魔教非被你們給玩兒完了不可!”憤怒的吼聲響起。

  四大堂主渾身一震,縮著脖子郁悶,沒有把心里想的說出來啊,為啥還是會被罵?

  秦玉瞄了可憐兮兮的這四只,走向里屋。

  左右護法跟個鵪鶉似得,抱著腦袋蹲在地上,樣子要多可憐有多可憐,要多蠢有多蠢。跟前站著個與剛才向他們打招呼的美男子長相一模一樣的青年,只不過這青年怒發沖冠訓斥著兩個糟老頭子,一臉恨鐵不成鋼。

  見到五人進來,青年額頭上的青筋又暴起一根:“都給個滾過來!”

  四大堂主菊花一緊,灰溜溜滾過來蹲在左右護法的兩邊,/(tt)/~~阿甄好可怕!教主大大救命啊!

  沉默著站在門口,秦玉面無表情看著青年,青年倒是沒想過秦玉會乖乖過來蹲著認錯,看了他一眼,繼續教訓:“都給你們說了幾次了?要注意關注外面的消息!老教主死了以后,你們這把骨頭是給耍懶了嗎?敵人都打到門口了,才曉得迎敵!還有,我們魔教是什么樣的門庭?他們說什么是什么嗎?哪個害我們,你們不知道害回去嗎?圣域教那幫腦殘曉得殺幾個破爛門派栽贓,你們不會殺幾個破爛門派栽贓?不行就把娥眉、武擋給滅了栽贓給他!”

  -_-|||秦玉想起那天右護法說自己要是看左護法不順眼那就讓殺了的話,果然是名師出高徒啊!

  “為師也是這樣想的,但是教主說要以和為貴!”左護法抱著腦袋,一臉郁悶,我到底是聽徒弟的,還是聽教主的?不聽徒弟的就沒零花錢,不聽教主的會被殺……哎,人生好難。

  ...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广西快十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网大乐透走势图 北京快3官方手机版 福建11选5官网 广东36选7中奖条件 黑龙江快乐十分怎么玩 《博彩绝技》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查 10bet线上娱乐城百家乐 11月森马服饰股票分析 天津十一选五一个月号码查询 宁波股票配资公司 11选5任3稳赚投注技巧 体彩6十1最新开奖结果 河南福彩快3遗漏号码 炒股成功案例真实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