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快穿之攻略主角 > 第15章 chapter14

  一把拉開柜子門,格雷蠢萌呆滯的臉毫無預警暴露在秦玉視線里。【】

  秦玉:“-_-|||……”

  格雷:“(д)b……”

  “你怎么會在這里?”秦玉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否則他會忍不住把這只蠢二哈揪出來暴揍一頓!

  “我……”格雷顫抖著想爬出來,/(tot)/~~人與人彼此之間最重要的信任呢?被狗吃了嗎?我的小伙伴和我的表哥被我捉奸在床,我該怎么辦,在線等,急!

  “咔嚓……”

  門把窸窣轉動,有人!

  秦玉下意識一腳把格雷踹回柜子,剛關上門,雷向便推著紅酒進來了。看得出他心情很好,平時線條僵硬的唇角,很輕松的翹了起來。

  格雷:〒▽〒老子真是嗶了狗了!

  輕飄飄掃過犯罪之腳,某教父默默想道,是忍一時風平浪靜還是被發現狂風暴雨,這是個問題!

  “你今天不用拍戲嗎?”雷向知道秦玉在拍電視劇,一邊替他倒上紅酒,一邊關心他的工作問題。

  “今天沒我的戲,方導的開機儀式幾點開始?”雖然不知道格雷這個蠢貨怎么鉆進了柜子,秦玉既然答應過會護著他,就不會食言。

  “十二點整,還有半個小時。”雷向看了眼腕表,要不是為了秦玉,他才不會參加這種無聊聚會榜排前三的聚會。

  “不如我們先去觀禮,完了再回來?”挑眉,秦玉笑道:“我答應過朋友要去替他捧場。”

  “不行。”雷向冷著臉,堅決不同意。為了個破儀式爽他的約就算了,現在逮著人了,居然還敢跑?雷向已經開始認真在心里打算,是否還要繼續讓秦玉進行他那所謂的娛樂事業。果然還是應該把人綁在床上,狠狠地上到腰都抬不起來才對嗎?

  秦玉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怎樣的危險邊境游走一圈,壞笑著抱上雷向的腰道:“等觀完禮回來,我什么都聽你的,好不好?”

  “真的什么都聽我的?我讓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見雷向一臉考慮的表情,秦玉道:“當然。”

  “你先親我一口。”雷向攔上秦玉柔韌的腰肢,少年的骨架很小,雷向能將他整個全部納入懷中。

  秦玉沒有猶豫,勾住雷向的脖子,熱情大方送上法式熱吻。靈活的舌頭挑逗著雷向,卻不讓他得逞。等雷向卯足勁兒想追上那滑溜的小舌頭,秦玉已經抽身離開。恨得雷向眼神十分熱烈,盯著秦玉仿佛想將他拆吃入肚。(格雷:〒▽〒媽噠……老子已眼瞎……你們這對狗男男,節操呢?被吃掉了嗎?)

  門打開又關上,格雷生怕碰到表哥那個煞神,豎著耳朵聽了一會兒,確定外面沒動靜了,才顫巍巍推門出去。

  “去哪兒?”

  “我的上帝!”格雷跟只兔子似得,被嚇得跳了好幾步,驚魂未定看向秦玉,發現不是表哥,格雷瞬間松了口氣。“你沒走?”

  “我讓雷向先走了,你怎么會鉆到柜子里去?”

  “先別說我!你為什么會跟我表哥在一起?你知道我是誰?是我表哥讓你看著我?”一想到這個可能,格雷看著秦玉的眼睛充滿了不信任!他有一種被辜負被背叛的蛋疼感!同時心里也很懼怕秦玉的回答,他已經把秦玉當朋友,萬一他真是表哥派來看著他的眼線我要怎么辦?

  秦玉臉上打趣的微笑消失了,面無表情盯著格雷,后者被他看得越來越心虛,為、為什么要這么看著我〒▽〒!

  忽然,秦玉走近格雷,一個暴栗敲得他哇哇叫。“今天起床又沒吃藥?犯什么傻!我要真是你表哥的人,還用幫你打掩護?沒錯,我確實猜到你的表哥是雷向,但這并不妨礙我跟你正常相處。你表哥是你表哥,我是我,明白嗎?”

  “噢……”格雷揉著疼到發麻的額頭,也不敢還手,既委屈又郁悶咕噥道:“你不說清楚我怎么知道……萬一我以為你想借我接近我表哥呢……”

  秦玉遞給他一個看傻逼的眼神,嫌棄解釋:“我接近你表哥還需要利用你?”這小子實在太看輕他了,怎么辦,手又癢了!不行,得忍住!這小子臉上帶著妝,萬一給打殘了,上鏡就不好看了。

  格雷想了下,剛才好像一直都是表哥被吃得死死的。funk!剛才太緊張他都沒狐疑!要不要這么勁爆?居然有人能克制我表哥?格雷震驚的表情越來越夸張,腦補到最后,看秦玉的眼神已經帶上了盲目的崇拜!“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愣了片刻,秦玉簡直跟不上格雷跳躍的思想,這小子少長了個大腦吧?

  “就是剛才,那么對我表哥,我表哥居然還能聽你的?”真是太厲害了!在心里驚嘆著。

  “你居然還有時間想這些有的沒的,現在已經十一點四十,不去參加開機儀式了?”心真大啊,能在這種關鍵的時刻二到這種地步,秦玉對格雷也是佩服。

  “對啊!我迷路了!怎么辦?”想起自己還有正事兒,格雷下意識就詢問秦玉,潛意識知道他會幫自己解決困難。

  無可奈何嘆了口氣,秦玉認命帶著格雷朝他的化妝室方向走。

  “你先回去準備,我知道你不想碰到你表哥。一會兒開機儀式,我會想辦法拖住他,你自己抓緊時間,別被發現了。”事實上,秦玉只要勾勾手指頭,雷向就會迫不及待把他死死壓在床上,盡管什么都還不能做,能觸碰親吻到這人,他也滿足。

  對啊!我都沒想到,表哥要是去看開機儀式,不就發現他了嗎?一想到這里,格雷忍不住感動,眼淚汪汪瞅著秦玉:“秦,你真好!(┬_┬)我真是太不應該了,竟然還懷疑你!”

  “哼,知道就好!”沖格雷翻了個白眼兒,一本正經鄙視格雷的秦玉俏皮可愛極了,令格雷又愛又恨。我說怎么看秦玉的時候有種莫名其妙的熟悉,肯定是他在跟表哥交往的緣故!都說夫妻會有夫妻相,這么明顯的特征,為什么我沒有想到呢?格雷在心里默默懊惱,他一向憑直覺行事,認定了秦玉是好人,便不會懷疑他。秦玉一向包容照顧自己,比表哥對他好幾百倍,他要是有這樣一個表嫂,那該多好?

  潛移默化,格雷已經認定秦玉是他嫂子。

  “自己小心點,我走了。”將格雷送到門口,秦玉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按計劃去拖住雷向。

  剛從側門過去,一個身穿黑色夾克、頭戴棒球帽、用口罩遮住臉的怪人急急忙忙沖了過來,把秦玉撞得一個趔趄。

  鈍痛使秦玉皺起眉頭,那怪人似乎也沒想到這里會有人,嚇得連滾帶爬逃走了,倉皇失措的背影迅速消失在秦玉視線中。

  這種地方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扮相的人?

  “你站住!”快步追過去,秦玉沒追到那個怪人,只碰到一個很不想見到的熟人。

  “你在這里做什么?”柳宴希滿臉狐疑。

  秦玉收回探索怪人的視線,高傲的視線輕蔑掃了柳宴希一眼,轉身便走。

  “你!”遭到無視,柳宴希氣得嘴都快歪了!盡管得意吧你!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去哪兒了?這么晚才來。”在約定的地方找到雷向,后者已經等得很不耐煩。

  “你們認識?”方恒遠一直陪在雷向身邊,見他對秦玉的態度這么熟稔,很是吃驚。

  秦玉沖方恒遠笑了一下,遞給雷向警告的眼神,小心點,別給我說漏嘴了!“我跟雷總是朋友。”

  聽到秦玉的介紹,雷向心里不知為何有些不舒服,他不太想跟秦玉只是朋友的關系。不過心里清楚戀人不能夠曝光跟自己的關系,為了戀人的前途,他委屈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便就默認了。

  說的人沒有歧義,聽話的人可不一定了。

  人家雷向是整個娛樂世界的帝王總裁,家大業大,隨便拔根毛都能砸死你這種小明星,你跟我說你跟他是朋友?呵呵,關系不純潔的朋友吧?

  方恒遠內心很復雜,對秦玉這個少年,他十分欣賞!他有傲骨,有氣節,怎么看都是前途一片光明的好苗子,偏偏這種苗子被這種人物看上了。

  作為文人,方恒遠不屑圈子內的金錢關系。可作為一個浸淫娛樂圈多年的導演,這個圈子現在大多是靠關系、靠緋聞、靠金錢砸出人氣的庸才,好不容易碰上一個有潛力的人,方恒遠多少替秦玉緊張與可惜。他緊張源于不知道秦玉是否能處理好跟雷向的金錢關系,可惜秦玉這么好一個苗子,一旦被曝出包養之類的話題,將是毀滅性的的打擊。

  “咳咳,鐘秋呢?”怕秦玉尷尬,方恒遠轉移了話題。“怎么沒看見她?”

  “她有點事,晚一點才來。”秦玉紅起來以后,鐘秋幾乎成為秦玉的專屬經紀人,她親自將手里的藝人資源全部分了出去,只為能專心致志照顧秦玉。

  “方導!”張泰慌慌張張趕過來,畏懼的看了眼雷向,猶豫片刻,也顧不上禮節,湊到方恒遠耳邊低聲說了兩句。只見方恒遠頓時變了臉色,整個人變得急切焦躁起來,來不及跟雷向解釋,朝張泰來的方向狂奔而去。

  ...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 北京pk10历史走势图 湖北30选5走势图 大学生赚钱小项目 3d图谜字谜总汇全图 私募基金配资比例 六台宝典 图库管家婆 石化油服股票行情走 吉林快3专家预测最准确 海南飞鱼彩票的技巧 888博彩 天津十一选5开奖时间 网上买北京快三合法吗 中国十大理财平台排名 急速赛车下载 甘肃快3今日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