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帶著學霸老公重生 > 第六十九章扒光你的秘密

  潘森挪到溫夏旁邊,告狀道:“嫂子,秦墨欺負我,你管管他。”

  嫂子兩個字喊得很輕。

  溫夏看了秦墨一眼,“嘿嘿”一笑,“我管不了他。”

  潘森:“……”

  殺狗了。

  秦墨極為嫌棄瞥了他一眼,隨后帶著溫夏去吃飯了。

  潘森看向趙子川,發出單身狗的酸臭氣味,“我不想活了。”

  趙子川白了他一眼,“活該。”隨后走了。

  溫夏站在秦墨的旁邊,開始熟悉嘉中的環境,“那邊是什么樓?”

  “高一的。”秦墨低頭看著身旁矮矮的老婆,嘴角的笑意越來越大。

  嘉中的食堂很大,上下三層樓,足夠嘉中所有學生坐了,不用像二中一樣搶位置。

  秦墨指了靠邊的四個位置,對著溫夏道:“到那邊等我。”

  溫夏點了點頭,坐下后摸出手機看消息。

  小仙女群

  姜顏:夏夏,你怎么樣了?還習慣嗎?

  柳安安:夏夏,要不要我和顏顏來看你。

  姜顏:夏夏?

  已經是一個小時前的消息了,溫夏回了一句:我還好,不用來看我,星期天我們再約。

  柳安安:夏夏,有沒有帥哥?配了一個壞笑的表情。

  姜顏:發照片。

  溫夏想了一下,發了幾張秦墨在展示欄的照片。

  帥不帥?

  姜顏:!!!帥表哥!!!

  柳安安:帥表哥這么多第一,我不配。

  溫夏被逗笑了,正準備回的時候,秦墨他們已經打好飯過來了。

  秦墨坐在她的旁邊,“在看什么?”

  “秘密。”溫夏眨了眨眼,好手機后,拿過勺子開始吃飯。

  秦墨挑了挑眉,“你確定要有秘密?”

  隨后湊到她耳邊輕語,不懷好意道:“信不信老公扒光你所有的“秘密”。”

  溫夏:“……”

  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隨后拿起勺子吃飯。

  沒過多久一堆男生都坐過來了,全是火箭班的學生。

  溫夏吃了大半就飽了,習慣性的將飯盒推給了秦墨,軟軟道:“老……給你。”

  秦墨看了飯盒一眼,“乖,再吃三口。”

  “一口。”溫夏討價還價。

  “三口。”秦墨不松口。

  溫夏比出兩根手指,喊了秦墨的小名,“墨墨,兩口,再多一口,我就不吃了。”

  “好。”秦墨干脆的應了,伸手又把飯盒推了回去。

  結婚幾年了,自家老婆每次吃飯討價還價都是這個套路,所以他每次都把“價”提高了一些。

  不明白的其他人:“……”

  怎么有種吃狗糧的感覺。

  溫夏吃了兩口飯,就把飯盒又給秦墨了,秦墨在眾人的眸光中吃了粉色飯盒里的飯。

  潘森實在是受不住這波狗糧了,猛的“咳”一下,一口飯噴在了對面的趙子川臉上。

  趙子川臉黑了。

  “兄弟,對不起,我實在忍不住了,你一定能理解我。”潘森拿出紙給趙子川擦臉,又道:“我請你打通宵的游戲。”

  ……

  回到教室的時候,周剛已經拿著成績單站在講臺了,看見溫夏,和藹的笑了,“溫夏,上課怎么樣?能跟走嗎?”余光瞥了秦墨手里的粉色飯盒。

  溫夏點了點頭,“周老師,能跟走。”

  “能就好,要不是有什么不懂的就問老師,問你表哥也行。”周剛其實已經問過各科老師溫夏一上午的表現了,都說很不錯。

  過了幾分鐘,學生回來得差不多了,周剛就讓他們全部出教室了,開始按成績選位置了。

  他喊道:“秦墨。”

  一向坐第五排靠窗的秦墨,破天荒的選了第三排,坐在了靠近走道的位置。

  第二個進來的趙子川習慣性就往秦墨那邊走,卻見秦墨瞥了他一眼,他:“……”

  他坐在了秦墨后面一排。

  第三的潘森就很懂了,坐在趙子川的旁邊。

  溫夏的成績在火箭班是前二十,她剛進教室,就看見秦墨沖她招手。

  溫夏心虛的看了周剛一眼,周剛對她和藹的笑了一下。

  “早戀學生”坐在一起,他絲毫沒覺得有哪里不對。

  換完座位,秦墨先幫溫夏搬了書,再給自己搬了書,隨后看了一眼溫夏粉色的空水杯,又去接了水。

  趙子川:“……”

  潘森:“……”

  午睡時間,班上基本上的人都沒有睡,都拿出作業寫。

  溫夏在做數學模擬試卷,秦墨在做奧數題,兩人誰也沒有說話。

  還有十分鐘下課的時候,秦墨做完了一張卷子,看向旁邊,女生咬著筆頭,一副被難住的模樣。

  他湊過去,輕聲道:“喊聲老公。”

  溫夏見他做完了題,把筆給他,做口型道:“老公。”

  秦墨挑了挑眉,勉強滿意,他輕輕挪動凳子,輕聲道:“這道題的已知條件是……”

  耐心的講了七八分鐘,見溫夏有些蒙,他停了下來,“哪里沒聽懂?”

  溫夏道:“就剛才那步。”

  “好。”秦墨將剛才那一步細分成了三四步,講完后,又道:“現在聽懂了嗎?聽不懂也沒關系,我再講一遍。”

  溫夏乖乖道:“聽懂了。”

  秦墨抿唇笑了一下,又繼續講。

  下課了,有人在嚷嚷上體育課打籃球了。

  過了兩三分鐘,題才講完了。

  秦墨抿了抿唇,伸手拿了溫夏的粉色水杯喝了兩口水。

  溫夏看了一眼,又看向他的水杯,“你怎么不喝自己的?”

  秦墨挑了挑眉,用兩個人聽得見的聲音,“因為老婆的水甜啊。”

  溫夏:“……”

  ……

  體育老師對女生特別放松,讓她們跑了一圈,就讓她們在操場邊上休息。

  男生接著跑。

  溫夏跟班里的女生不熟,就一個人坐在樹下的臺階上看秦墨跑步。

  不遠處有四五個男生在討論,“那女生長得好看。”

  “哪個班的啊,從來沒見過。”

  “來劃拳,輸了的人去問名字。”

  一分鐘后,黑色衛衣的男生走到溫夏面前,咧著笑嘴道:“你好,我叫金杭,你叫什么名字?”

  近看發現這個女生更好看,皮膚白白的。

  溫夏看了他一眼,回了一聲“你好。”就沒有下文了。

  女生越看越好看,金杭摳了摳頭,突然有些靦腆道:“你是哪個班的啊?我怎么沒見過你。”

  溫夏還沒說完,一抹黑影投了下來,是秦墨。

  他不悅的看著金杭,“校牌未戴扣五分,頭發不符合標準扣五分,騷擾女同學扣五分,金杭扣十五分。”

  金杭:“……”

  每個學生每學期有五十分的操行分,要是扣完了,就要請家長做檢討。

  他前兩天才被扣了十分。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上海时时乐2元网 北京时时彩官网首页 福建体彩31选7怎么玩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 江西快三推荐号 如何分析股票行情数据 七星彩规律图 宁夏11选五走势图推荐号 快3买和值中奖多少钱 北京体彩快中彩号码统计器 韩国福彩快乐8 正规彩票投注app 上海11选5走势图200期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 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表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