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舉漢 > 第一百章 大船

  長沙乃是中原通往交州水道必由之地,巔峰時號稱“湘水之上,大艑所出,皆受萬斛。”

  如今天下大亂,道路阻絕,商業不暢,浮于湘水之上的舟船大幅減少,不過由于荊南地區時局一直較為平穩,與其他地方相比,依然稱得上繁榮。

  商業上的持續繁榮,自然會催生出蓬勃的造船業,臨湘至洞庭,三四百里間,造船之家數以百計,很多都是前漢時代就以造船為業,手藝傳承了數百年。

  《周禮·考工記》上說:“巧者述之守之,世謂之工。”《管子·小匡》云:“其父兄之教,不肅而成;其子弟之學,不勞而能。夫是,故工之子常為工。”

  在古人眼里,家傳手藝從小耳濡目染,教者省力,學者亦快,有著無可比擬的優勢,結果便形成了《荀子·儒效》上說的“工匠之子,莫不繼事”的傳統。

  造船之家以家庭為主干,最多招些同族,很少招募外人,視造船工藝為不傳之秘。

  不但外人學不到,便是造船匠的族人弟子想要學到技術也是千難萬難,這種生怕“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陋習,不僅不利于技術的傳播,更有著失傳的風險。

  畢竟造船匠基本都是文盲,不識字,也不懂畫圖譜,全部由口述,萬一造船匠突然有個三長兩短,可能一門或多門絕活手藝便會就此失傳。

  三月初的一天,劉景帶著馬周、王彊、劉祝、劉亮四人來到臨湘以北三十里處,此地是臨湘,乃至長沙規模最大的造船地之一,湘水兩岸分布著多達二十余家船場,不時能看到被遺棄的木船殘骸,亦有一些船匠圍著尚未完工的舟船敲敲打打,一派忙碌景象。

  劉景騎著赤冀直抵此次目的地——黃氏船場。

  他去年向黃氏船場訂購了十五艘大船,進度最快的已經接近完工,今天正好抽時間過來看看。

  劉景既是長沙的大人物,又是大金主,黃氏船場家主一得到消息,立刻放下手邊的事,領著手下大小船匠急速趕來迎接。

  “劉君……”黃氏船場家主是一個六十余歲的老翁,體格精瘦,黝黑的臉上皺紋橫生,其姓名早已不為人知,人們習慣呼其為黃舫公,舫者連舟也,并兩船也,意指他造船技術精湛,遠邁他人。

  劉景將手中馬韁交給身后的劉祝,含笑說道:“黃舫公,這五個月來,在下可是整日翹首以待。”

  黃舫公咧開嘴,露出稀零的牙齒,口氣極為自信地道:“小人的造船手藝,長沙沒有人比得上,絕對不會讓劉君失望。”

  劉景頷首道:“事不宜遲,請黃舫公為在下帶路。”

  “諾。”

  漢代的舟船有著非常顯著的特點,正如劉熙在其著作《釋名·釋船》所述:“其上板曰覆,言所覆慮也;其上屋曰廬,象廬舍也。”漢代舟船普遍設有甲板和高層建筑,而發展到極致,便是樓船。《史記》中記載有的樓船高達十余丈,旗幟加其上,極為壯觀。

  劉景就被黃舫公帶到一艘典型的漢代舟船前,這艘船長達十二丈,廣兩丈五尺,兩邊各有二十五槳,其上兩根大檣參天,大篷蔽日,尾樓三重,高兩丈有余,望之若山。

  此船黃舫公完全是按照劉景要求,以戰艦的規格建造的,只要在船舷上設置女墻,舷內再設置戰棚,便與斗艦無異。

  樓船由于建筑過高,遇到風暴容易傾覆,不便于軍事,象征意義更大,大漢的主力戰船乃是艨艟、斗艦。

  為了這艘船,劉景足足花去了數十萬錢,更直觀一點說,劉景家七十石、二百三十余畝水田全部賣了,也買不起這艘船。

  雖然花費不菲,但劉景置身于船下,仰望著若山的巨艦,心里只覺非常值得,可惜當時由于受到資金限制,訂購的十五艘船中,只有三艘是這種規格,其余皆是長七八丈的“小船”。

  見劉景一臉欣然之色,黃舫公心中得意,問道:“小人造的船,劉君可還滿意?”

  “非常滿意。”劉景點了點頭,不吝贊道:“黃舫公造船數十載,手藝高超,享譽長沙,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聽得劉景夸贊,黃舫公直笑得合不攏嘴。

  接下來劉景被黃舫公邀請入船參觀,他對舟船一竅不通,不過他身邊有王彊這個內行人,聽其從旁講解,劉景多少能明白幾分。

  外行歸外行,劉景到底是來自于后世,隨便一個想法,對于當下都是革命性的,比如水密隔艙。當然,劉景并沒有透露,新技術往往需要反復實驗,而他時間緊迫,急需舟船,暫時無暇他顧。

  從船上下來,劉景問黃舫公道:“其他船什么時候能完工?”

  黃舫公心中有數,回道:“最遲不會超過四月下旬。”

  劉景點點頭,也就是說還有不到兩個月,他就能到所有船只,看來招募棹夫的事情要提上日程了,棹即船槳,棹夫即劃槳之人。

  僅僅是眼前這首大船,就需要五十名棹夫,十五艘船,需要超過三百名棹夫。所幸長沙乃是水鄉,招募數百名棹夫并非難事。

  建武十一年,光武帝劉秀派遣大司馬吳漢及征南大將軍岑彭、誅虜將軍劉隆、輔威將軍臧宮、驍騎將軍劉歆征蜀,一次就令長沙、零陵、桂陽委輸棹卒數萬人。由此可見一斑。

  劉景離開前,向黃舫公承諾將會在明日結清尾款,黃舫公聞言暗暗松了一口氣,帶著徒子徒孫們千恩萬謝。

  劉景告別黃舫公,行出黃氏船場,對劉祝道:“文繡,我有意讓你統領船隊。”

  劉祝心里十分吃驚,原來這就是劉景對他的安排,問題是他從小一直在陸上生活,乘船的次數屈指可數,他能帶好船隊嗎?

  劉景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內心想法,笑著說道:“不懂不要緊,慢慢學就是。而且,”劉景又伸手一指王彊,說道:“我不是給你找了一個幫手嗎。”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北京麻将带混的怎么打 双色球名词解释 3d胆码拖码是什么意思 燕赵排列七走势图 六平码计算公式 哈尔滨麻将扑克批发 现金手机捕鱼游戏大厅 南京好运麻将100微信群 捕鱼大师ios官网 重庆麻将技巧图解 战略性资产配置 网上棋牌游戏斗牛 明天股市分析 海南省自行车环岛赛 短线的股票 360十一运夺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