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仙職員 > 第八十五章 鳳凰一族、大陰謀

  “那個家伙既然有了這一十三根定魂釘,怎么卻連一根都沒有用?”在感嘆了一下定魂有釘的變態之后,趙陵君問林易人,“是不是這定魂釘,還必須有著獨特的旅展之法?&;

  “你說的不錯。”林易人看了看趙陵君,“這定魂釘必須配合我們碧落一脈的定魂術方可使用。想必茅山宗的人雖然得到了定魂釘,也知道這定魂釘是件寶物,但卻沒有辦法使用,所以只能把它放在包裹里乘涼。”

  “那你一會定魂術了吧?&;

  “廢話,我作為碧落一脈的唯一傳人,如果我不會的話,這世界上就沒有別人會了。”林易人雙手變幻了個法決。

  “陰陽幻化,乾坤無極,奪魂舍魄,聽我號令,急急如律令。”

  林易人的咒語剛剛念完,十三根定魂釘上就發出了耀眼的藍光。

  “疾”隨著林易人的一聲冷喝,十三根定魂釘就化成了十三道藍色的電光,一齊射在趙陵君的墻上,形成了一朵梅花的圖案。

  “原來這東西,也和白骨幽冥劍一樣,只要心意一動,就能電射而出。”趙陵君看著整齊的插在自己墻上的十三根冒著藍光的定魂釘,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要是我們躲在別人身后,偷偷的給人來上這么一釘,不就什么都搞定了?

  “你以為別人都是你啊。”林易人冷冷的看了趙陵君一眼。“大凡修道者都有玄法或是法寶護身,哪里有這么容易被你暗算到的。

  “我靠。”一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被一顆小小的子彈弄得半死不活,要不是正好落到林千尋那里,說不定自己就掛了的事,趙陵君就忍不住老臉一紅,連忙岔開了話題。

  “可惜啊可錯。”趙陵君說。

  “什么可惜?&;

  林易人奇怪的看著趙陵君,“什么可惜?&;

  “可惜我們沒早早的得到這十三根定魂釘,否則那幾個異能者倒是我們制作傀儡戰士的好材料。”趙陵君咳嗽了一聲,說道。“只可惜那幾個異能者不知道被你的什么東西給吃掉了。”

  林易人用嘲諷的眼光看著趙陵君。“幽冥法師以幽魂厲鬼、尸體白骨為材料煉制法寶,那幾個異能者,對于任何一個幽冥法師來說,都是上好的材料,我怎么會輕易讓他們給黑暗生物給吞噬掉。”

  “你把他們的尸體藏起來了?”趙陵君被林易人的話嚇了一跳,“我靠。你該不會就把他們的尸體藏在了花壇里吧。”

  “這你就先不用管了。你先講講你怎么差點被別人給弄死的吧。”林易人看著趙陵君說。“你不是說那個茅山宗的,一看見你出手就跑掉了,你后來又怎么會被人暗算?&;

  “從那里出來之后,我又去了三興大廈,想找出點有關白玉盒的線索。可是沒想到,我穿了云霞天衣,居然都被人一眼發覺了。趙陵君郁悶的把自己如何潛入三興大廈,又如何被年輕人發現的故事,對林易人說了一遍。

  “難道他修煉了天眼通?或是修煉了什么夜色之眼之類的法術?&;林易人也不大不小的吃了一驚。

  “我怎么知道。”趙陵君郁悶無比的說。“反正他一進來,就看見了躲在天花板上的我,然后就召喚出了兩個陰陽師。”

  “然后你就被兩個陰陽師的法術所傷?差點掛掉?&;

  “不是的。”趙陵君把自己如何假冒茅山宗的人,又如何被那些機關槍射出的如同活物一樣的子彈所傷的過程,詳細的和林易人和巫小夜說了一遍。

  “居然有這樣的子彈,安培陰陽師的法術果然邪門。”林易人倒還覺得沒什么。但是巫小夜一聽到趙陵君對那子彈的貓述,就忍不住驚呼出聲。

  “噬魂彈。”

  “你怎么知道這個子彈的名字?”趙陵君奇怪的看著巫小夜。“我好象聽他們說,這子彈的名字確實是叫噬魂彈。”

  巫小夜的臉上一片煞白,“你真中了一顆這樣的子彈?&;

  “是啊。”趙陵君點了點頭。“要不我怎么會變成這樣。”

  “是誰救了你?”巫小夜深吸了一口氣,問趙陵君。

  “怎么?”趙陵君和林易人都看出了巫小夜的異常。“那噬魂彈?&;

  “當年天一閣的曹儒聲,就死在這樣的子彈下。”巫小夜的話一說出口,趙陵君和林易人的反應就截然不同。

  “曹儒聲是誰?”趙陵君有點疑惑。“天一閣又是什么?&;

  “曹儒聲居然就是死在這樣的子彈下的?”林易人卻大吃了一驚。“這噬魂彈是什么來歷,這么霸道?&;

  “安培陰陽師的噬魂彈據說是以生活在海底無底深淵中的羽翼飛蛇的尸骨和鮮血煉制,而每一顆子彈上,都會被安培陰陽師用秘法封印住一個厲鬼的魂魄。羽翼飛蛇的尸骨和鮮血對于五行道力有著天生的消融作用,而封印在這樣的材料制作中的厲鬼魂魄,更是具有了消融道力,吞噬人的生氣能力。”

  在看了趙陵君一眼之后,巫小夜接著說道:“天一閣和皂閣一樣,在道界,也是相當有名的門派之一。而當年曹儒聲號稱華東第一高手,是天一閣近百年來,唯一一個修煉到了三花聚頂,五氣朝元境界的高手,敗在他的天一生水大法和滔天珠之下的高手,不計其數。可是他后來,卻也是喪命在這噬魂彈之下。”

  “怪不得當年的號稱華東第一高手的天一真人突然暴斃而亡,原來竟也是死在安培陰陽師的這樣的子彈之下。”林易人一件啼噓之后,又忍不住問巫小夜。“當年天一閣都對外宣稱曹儒生是暴病而亡,你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因為當年曹儒聲中了安培陰陽師的噬魂彈之后,我們黑巫門曾和神農門一起受邀去救治曹儒聲。”

  巫小夜說到這里的時候,忍不住直直的看著趙陵君,“可就算是集我們兩家之力,我們也沒能救得了他。所以我很想知道,到底是誰救了你。”

  “對啊,是誰啊。”林易人聽巫小夜這么一說,也忍不住回過頭去問趙陵君。可是等林易人回過頭去的時候,發現趙陵君早已經呆在當場。

  “你怎么了?”

  林易人搖了趙陵君一下,趙陵君才回過神來。“你們有沒有聽說過一種法術。叫逆天輝煌術?”

  “遂天輝煌術?”趙陵君一說出這個名字,林易人和巫小夜,就忍不住大吃了一驚。

  巫小夜深吸了一口氣,才讓自己的心情慢慢平靜下來。

  “輝煌之術據說是上古流傳下來的一種法術,而這種法術只有一個功效,那就是治病救人。傳說中只有鳳凰一簇林氏一脈才擁有這樣神奇的治療術。傳說中,輝煌之術之所以百病消除,是因為施術者可以帶給病者鳳神和凰神的祝福,帶給病者新生。”

  看了看又一次驚呆了的趙陵君,巫小夜繼續說道:“不過我不知道逆天輝煌術,是輝煌之術中的哪一種。”

  “你居然認識懂得上古神術的人。”林易人也倒抽了一口冷氣。

  可是趙陵君卻好象一下子就被石化了一樣。

  趙陵君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一個聲音在不斷的回響:“居然有人用元陰之體為引,十年陽壽為代價施展倒轉陰陽的逆天輝煌術來救你…….”

  只是一瞬間,趙陵君就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原來她就是鳳凰一脈的后人。

  趙陵君依稀記得,在那天林千尋給自己翻譯竹片上的內容的時候,曾經對自己說過,她的祖先,以前就是齊國的巫醫之一,而她翻譯的時候也說過,在齊萊大戰的時候,有個姓林的人,也施展出了輝煌之術,來治療齊軍。

  趙陵君覺得不管如何,自己都不能辜負一個以十年陽壽和元陰之體,才換回了自己的生命的女人。

  但是趙陵君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要讓那個戴著金絲眼鏡的年輕人和那兩個日本陰陽師知道,什么叫做:趙陵君很生氣,后果很嚴重。

  如果沒有這些安培陰陽師,沒有這個戴著金絲眼晴的年輕人,自己又怎么會受傷,林千尋又怎么會不惜犧牲十年的生命,來救治自己?

  而人的一生中,又有多少個十年?

  一想到林千尋蒼白的臉色,趙陵君的心里就燃起了一陣怒火。

  但是怒火過后,趙陵君又徹底的冷靜了下來。

  趙陵君知道自己再也沒有錯第二次的機會了。

  知已知彼,百戰百勝。

  趙陵君冷冷的在心里想著。

  “茅山宗有多少高手?有多少厲害的法寶?”心中有了主意之后趙陵君問道。

  “象我這樣級別的,估計不下十五個。”林易人看著趙陵君,苦笑了一下。“雖然茅山宗現在的實力不比以前,但是茅山宗的宗主方天化,卻是早已到了三花聚頂,五氣朝元晚界的高人。而茅山宗的四大長老,也都各有所長,就連方天化的幾個徒弟,也早已經是成了名的高手。”

  “至于厲害法寶,那就更數不勝數了。”林易人頓了頓之后,說道“其中最出名,也是最厲害的三件法寶,當屬青冥鏡,煉妖壺和**魔鐘.”

  “這三種法寶,有什么用處?”趙陵君現在已經知道,自己對敵的最吃虧的就是閱歷不足,所以趙陵君覺得,自己現在要為自己和林千尋出一口氣的唯一方法,就是多學多問。

  “青冥鏡,煉妖壺和**魔鐘都是很厲害的法寶。據說只要在清冥鏡的反面撫摸三下,青冥鏡就會施放出一道連九天玄雷都無法擊破的青冥真氣護住施術者的全身。而在正面撫摸三下,將之對準敵人的話,敵人的影子只要落入青冥鏡中,敵人就會渾身動彈不得,任由施術者宰割.而煉妖壺其實應該叫養妖壺,因為說起來是煉妖,但實際上這個壺卻是用來存放各種妖獸的魂魄的。而煉妖壺,則可以讓這些妖獸的魂魄互相吞噬,并產生出更為強大的妖獸出來,經過這么多年的吞噬,也不知道茅山宗煉出了什么樣的厲害妖獸出來。**魔鐘的具體效用,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據說敲擊此鐘的時候,會施放出一些大形的攻擊法術,神魔難當,厲害無比。”

  “靠,那按這么說,我們和茅山宗硬拼的括,恐怕連渣都剩不下啊。”趙陵君看了看林易人,“說不定連我們的魂魄,都會被丟進煉妖壺里頭煉了。”

  “所以要抄茅山宗的老家談何容易。”林易人看著趙陵君說。“柿子要揀軟的捏,看來我們還是先找那兩個陰陽師的麻煩再說。”

  “他們就未必是我們捏的動的軟柿子。”趙陵君苦笑著說。“我看他們連茅山宗都沒放在眼里,說不定那個什么三興公司的實力,比茅山宗還要強。”

  “我靠。”林易人聽完轉身就走。

  “你干嘛。”趙陵君奇怪的看著林易人。

  “回去收拾東西跑路啊。”林易人看著趙陵君說。“說不定今晚他們就殺過來了。”

  “你放心,山人自有妙計。”趙陵君嘿嘿的一笑。

  “你有什么狗屁答答的妙計啊。”林易人狐疑的看著趙陵君。

  “這你先別管。”趙陵君嘿嘿的一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們得先想辦法提高點我們的實力才行。”

  “給你。”

  趙陵君的話才說完,林易人就已經拔出一直插在腰間的黃泉之鑰丟給了趙陵君。

  “你這是干什么?”

  “你用黃泉之鑰所能發揮的威力比我大多了,所以黃泉之鑰先借給你用。呆會我再把我知道的法術全部傳授給你。”林易人看了看趙陵君:“這定魂釘我用和你用的效果都是一樣的,就歸我用了。”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波克棋牌升级最新版 2019—2020西甲赛程积分榜 20选5开奖结果查询福彩 微乐贵阳棋牌 深圳风采具体开奖时间 股票配资顶牛是什么 聚宝盆平特一肖历史 姚记棋牌3976怎么下载 湖南哈哈麻将辅助器 安徽15选五开奖号码 意甲联赛球队分布图 168开奖现场直播结果+开奖结果 手机斗牛的棋牌游戏 全来麻将下载手机版 贵州快3开奖结果 德甲联赛赛程积分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