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猛獸博物館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有結果了

  大皇子馮子勇能想到的事情,二皇子馮子善又如何能想不到。

  此刻馮子善臉色也不好看。

  誰能想到,千島國這位若漓公主居然如此直接,這么一來自己之前那些表現豈不是都做了無用功。

  最終決定關鍵的還是鑒獸這一個環節。

  問題是現在來看,三弟馮子謙明顯占優,對方請的人地位太高,正所謂盛名之下無虛士,那位書前輩的本事有多高馮子善不知道,可絕對比在場其他四環鑒師要高。

  這時候馮子善看向自己請來的兩位四環鑒師,這兩人也是感受到馮子善的目光,小聲開口道:“二皇子殿下放心,我二人會全力以赴。”

  馮子善只能點頭,這個時候了,他還能說什么?

  盡力吧。

  那邊若漓公主已經是命人將三個聾子上蒙的布都揭開。

  瞬時間,三個特質的鐵籠出現,每一個鐵籠的高度都超過三米,十分龐大,鐵籠上刻著符咒,有壓制獸寵的效果。

  眾人這個時候看清楚三個鐵籠里的獸寵之后,立刻是目瞪口呆。

  “怎,怎會這樣?”馮子勇忍不住說了一句。

  的確是吃驚。

  因為三個鐵籠里的獸寵是三只‘螭龍’。

  螭龍,四足長身,頭無角,尾巴很長,體魄強健,屬于千島國那邊的特產龍獸,便如同玉龍王國的玉龍一樣。

  問題是這三只螭龍,除了一些細節和顏色不同之外,從其他方面看,簡直是一模一樣,個頭大小就仿佛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說實話,螭龍絕對稱得上是一種珍奇異獸,即便是在龍獸當中也屬于珍稀品種,一般建手指還真未必能認識和品鑒。

  可是在場的鑒師是什么人?

  那都是正式四環鑒師,資格老,學識高,又怎么可能不認識螭龍。

  所以對于他們來說,鑒定螭龍是一點問題沒有,這也難不倒他們,真正的問題是要確定三只幾乎一模一樣的螭龍究竟哪個是若漓公主的獸寵,這的確是有些困難。

  當然,這只是困難而已,還不至于做不到。

  四環鑒師,那可不是說著玩的,在場的四環鑒師,隨便一個都有好幾種確定血契關系的手法。

  那邊大皇子第一個坐不住,他此刻只有嚴鑒師一個人幫他,所以他必須要抓緊時間,當下是起身道:“嚴鑒師,有勞您去看看。”

  嚴鑒師知道推不過去,所以也是起身過去。

  馮子善知道現在不是謙讓的時候,也是立刻請他身后兩位鑒師過去查探鑒定。

  馮子謙這個時候看了一眼林盡和書先生,不過這兩位似乎都沒有起身過去的意思,這讓馮子謙有些著急。

  “林鑒師,林鑒師,您不過去看看?”馮子善小聲道。

  林盡一笑,扭頭看了一眼書小樓:“書前輩去看看吧。”

  書小樓一動不動,搖頭:“我只是來參加宴席,又沒說幫人鑒獸。”

  看樣子,書小樓根本沒打算下場。

  林盡知道她怎么想的,以她的身份,若是和這些后輩競爭,說出去怕惹人笑話,雖說書小樓性子灑脫,很多事情很多規矩都不講究,但這種事情,她卻是看的挺重。

  林盡點了點頭,便自己起身走了過去。

  實際上書小樓這邊的情況,在場之人都在暗中關注。

  在發現書前輩居然沒打算下場鑒獸后,除了馮子謙之外所有人都松了口氣。

  馮子善更是激動的手指顫抖:“果然,果然如我所料,像這位前輩高人的身份,應該不會和后輩競爭,我就知道,這太好了,這么一來,我這邊勝算就大了。”

  眼下他有兩個四環鑒師幫忙,馮子勇和馮子謙都只有一個人,尤其是馮子謙請來的那個,那么年輕,名字馮子善聽說過,好像是叫林盡,剛剛成為四環鑒師不久。

  誰不知道鑒獸靠的就是經驗和積累,所以直覺當中,馮子善認定這林盡不如自己請來的兩個老牌鑒師。

  幾個四環鑒師一起在那三個鐵籠周圍看著,近距離觀察,原本以為很快就可以出結果,但堅定之后,包括林盡在內的這四位四環鑒師都愣住了。

  沒人說話。

  這是讓三位皇子心中焦急不已。

  “嚴鑒師,可有結果了?”馮子勇這個時候忍不住問道。

  嚴鑒師表情古怪,又帶著一種不確定,搖了搖頭。

  那邊馮子善大喜,只是當他詢問他請來的兩位鑒師,發現對方也和嚴鑒師一樣,搖頭不語,同樣也是愣住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非沒有鑒定出來?

  不應該啊,場上這幾位可都是四環鑒師,怎么可能都鑒定不出來。

  馮子謙也是看向林盡,發現林盡低頭沉思。

  “得,我也不問了。”馮子謙明白,這肯定是有蹊蹺,所以他壯著膽子扭頭看向書小樓,就見后者也是饒有興趣的看著三個鐵籠里的螭龍獸,嘴角似乎是帶著一絲笑意。

  這時候嚴鑒師他們又不信邪的重新鑒定了一次,而林盡沒有,他直接走了回來,坐到位子上,馮子謙忍不住問道:“是不是不對勁?我知道了,是不是這三個猛獸當中,沒有一個有血契反應?”

  林盡搖頭,然后沖著馮子謙小聲道:“你說反了,不是沒有血契反應,而是這三個螭龍獸居然都有血契反應。”

  所謂血契反應,就是和若漓公主之間的血契聯系。

  三個螭龍獸都有聯系?

  那怎么可能。

  馮子謙明白為何極為四環鑒師都是這般表情了,顯然他們都看出來這一點,可問題是,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倒是林盡這個時候仔細思索了一下,突然是喃喃自語:“這世上,沒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當下他嘴角上挑,沖著馮子謙一陣耳語。

  后者表情古怪,幾次三番和林盡確認,在都得到林盡肯定之后,馮子謙猶豫再三,終于是咬牙,起身道:“若漓公主,子謙不才,這邊已有鑒定結果。”

  馮子謙說話的時候,著實是把他那兩位哥哥給嚇了一跳,他們還以為是書前輩開口給馮子謙支招劃策。

  不過在看到書前輩從始至終都沒有開口,只是那個林盡鑒師參與鑒獸,這才松了口氣。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北京塞车开奖记录 极速赛车怎么玩会稳 楚天风采30选5最新开奖号 吉林快三一定牛 秒速时时彩六码计划 北京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炒股软件排名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股票分析师为什么不自己炒股还乐于助人 福建十一选五爱彩乐走势图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走势 10大可靠的p2p理财平台 贵州快3走势一定牛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 四川金七乐电视走势图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为什么没有七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