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修道長生之路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出氣

  那混沌雞子在逐漸復蘇!

  眾多仙王突然在心里生出這種感覺,在他們面前,好像不是秘藏異變;是一個生靈,在逐漸復蘇一般。

  “已經有人提前進去過了!!”

  元初仙王雙目怒睜的說到,此話一出,近乎所有仙王全都色變;連遙在仙域其他位置的仙王也不例外,遙隔無數宇宙,陡然升騰起一股恐怖無比的氣勢,威壓上千個星域。

  那是情緒差點失控,極度憤怒的情況!

  “道兄,何以見得!?”

  一位仙王顯出身形,面色有些難看的問向元初仙王;他在這里暗中蹲守了上千年,結果被人提前踏足?若真是如此,那他必定將那人以毒火煅烤神魂億萬年。

  “這并不是天地所孕育的生靈,而是修士的氣機;定是那祖祭靈和那女修士的同伴,所以他們兩人才會守護在秘藏外面!”

  元初仙王眼中露出冷芒的說到,他有一門仙王秘術,可以連接天地之間最為本源的大道;可是元初仙王剛剛使用這門秘術時,發現這混沌雞子和仙域格格不入,仿佛是異域中人來到了仙域一樣,本能的會被排斥。

  元初仙王察覺到這般狀況后,又看到了柳神身上那濃郁至極的黑暗物質,一時之間察覺到了真相。

  而且仙域中最為本源的大道對這混沌雞子十分提防,好像被捕獵者在面對獵食者一般。

  “很有可能,不管如何,我們不能再繼續觀望下去了。”又有一位仙王顯露出身形,面色不善的說到,讓這片宇宙多了一層至高無上的威壓,數個星域外的真仙都感覺不適,連忙向遠方后退。

  “出手吧,先打開秘藏,然后擒下祖祭靈和那人,誰攔,殺誰!”

  敖晟冷淡的開口說道,他擔心最后關頭,盤王又現身將祖祭靈救走;盤王雖然不太可能明著和眾多仙王對著干,但是暗中渾水摸魚,下暗手相助這種事還是干得出來,所以敖晟提前和眾仙王約定好!

  殺!

  天地間氣機一沉,柳神和馮寶寶瞬間感覺有數百座大山壓在他們身上,在數位仙王的殺意鎖定下,他們周圍的時空都被凝固住了,仿佛被時空隔閡,任何手段都用不出來。

  若是一位仙王出手,憑借馮寶寶和柳神還可以周旋一二;但是在場的足足有七位仙王,幾乎仙域內所有的仙王都在關注著這里。

  咔!

  一聲清脆的碎裂之聲響起,在宇宙虛空中回蕩。

  場上的仙王眼神一凝,他們瞬間鎖定了那混沌雞子,那上面忽然出現了不到一指寬的裂痕。

  咔咔!

  隨后破碎之聲不斷響起,那猶如雞子般的混沌胎卵上瞬間布滿了密密麻麻如蛛網般的裂痕,仿佛隨時都會徹底破碎一般。

  現在仙王的注意全部被這般變化吸引,已經管不上馮寶寶和柳神了。

  兩個不到仙王境的修士在他們眼中和強壯的蚱蜢沒什么區別,就算能跳,這么多仙王在場也跳不到哪去;就算是祖祭靈,也要乖乖臣服在仙王的威壓下。

  砰!

  突然,那如同仙域大日一般的混沌雞子突然爆開,直接掀起了一陣恐怖無比的混沌風暴沖向四面八方;這般恐怖的動靜,瞬間便絞碎了時空,連仙域的天地法則在這般混沌風暴下一時也暗淡失色。

  轟!

  眾多仙王不約而同的合力出手,直接將這混沌風暴壓制在一個星域內的范圍;就算如此,也差點沖破眾多仙王的手段,讓這股恐怖無比的天災沖向仙域。

  隨后不久,混沌風暴便平息了下來,眾仙王忽然眼神一凝,他們看到了在柳神和那女修士身旁,多出了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道士,在眾位仙王眼中看來十分普通,仿佛最為平凡的一普通人;身上既無法力也無道韻,面容清秀身形消瘦,估計在仙域中,這類凡人不知億兆之多。

  但是這種場合怎么會出現一個普通人?眾仙王完全不信,但是任他們施展秘術,也無法看出那道士一點奇特之處,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個普通的凡人。

  但是仙王之下的修士在看到張松卻大感不同,遠處真仙和至尊境的修士看到張松后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他身上流轉著無數特殊的道韻,地風水火的本源大道,時空大道,風雨雷電等等無數不同的大道規則,盡皆在這一人身上流轉顯化,那仿佛不是人影,而是道的投影,他即是道!

  “原來如此!”

  “不朽之道..哈哈哈,一朝得道,真仙境不遠矣!”

  眾多修士在看到張松的身影后,有哭有笑,盡顯眾生之象;更有甚者,直接轉身離去,準備尋一個地方突破真仙之境,這類盡皆是聰慧之人,知道接下來仙王大戰和自己無關,不如早早離去,消化剛才的感悟,盡早進階到真仙,得個長生道果!

  一時間,在遠處觀望的各方修士,依然散了大半;還留下的,全是仙王種族的修士,他們自家老祖在前,離開不得。

  ............................

  破開混沌,張松佇立在虛空當中回想已久,剛才那特殊的道韻,頗為玄妙;可惜只有一時片刻,若是停留更為長久一些,那對他的裨益頗大。

  “哈哈,如今吾道初成矣!”

  張松從道韻中醒來,不由出聲笑道

  他和那周青圣人的道糾纏了億億年之久,最后用其開天一試,斬破了周青圣人的都天神煞之道,將其化為己身之道,凝煉出一枚時空道果,后來張松又將道果劈碎,煉化到自己的軀體當中,鑄造了一副真我之軀。

  當真的不朽不滅,就算是崩碎了時空長河,都無法毀滅他了。

  “老張!”

  馮寶寶作委屈狀,捂著幾乎沒受什么傷的胳膊,對張松訴苦道:“剛才為你護法,被那人打了一頓!”

  玉手指向敖晟,這舉動讓相隔億萬里之遠的敖晟心中一緊,雖然他聽不到馮寶寶在說些什么,反正他突然生出了一股十分不好的感覺。

  張松對馮寶寶笑道,伸手輕輕一拂,便將馮寶寶和柳神收了起來;他伸手之際,時空變化,時空在那一瞬間與周圍脫節,柳神完全反應不過來,便已經被張松一掌縮小不到一指,放在了他身上。

  ‘連反抗的時間都來不及,張道兄的實力已不是我想象的了!’

  張松將馮寶寶和柳神縮小放在身上后,也是怕有仙王對他們下手;不過解決了后顧之憂后,張松便對馮寶寶說道

  “且看我幫你出氣!”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老师微信二维码 股票涨跌跟什么有关系 北京28最准的技巧 信捷策略 江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长期赚钱的副业平台 大乐透开奖结结果 pk10计划精准在线计划 天津快乐十分预测推荐 三码必中 一免费 配资炒股流程上上盈怎么样 股价下跌有哪些原因 吉林快3专家预测与推荐 股票开户多少钱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