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天后的緋聞老爸 > 第269章 年輕又狠,干啥啥成(六更求打賞,求月票)

第269章 年輕又狠,干啥啥成(六更求打賞,求月票)

  一個穿戰術裝備,背上掛著一柄真槍實彈的槍械,手中提著黑匣子的魁梧武裝男子走了進來。

  他怪異的看了年輕律師一眼,這孩子臉色怎么如此難看?

  就像吃了屎一樣。

  “你好,我是特殊編制的雷鷹,剛剛已經和你們上面通過話了,你接到通知了吧?”雷鷹開口,看著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點頭。

  “許遠同志,請起立。”雷鷹看著許遠。

  之前一直慵懶愜意,答不理的許遠站了起來,姿,筆。

  “麻煩幫我拿一下盒子。”雷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工作人員攤開手,接住了雷鷹手中的那個黑色匣子。

  然后雷鷹打開匣子,黑色的盒子,紅色的綢緞,上面放著一枚熠熠生輝的金色勛章。

  許遠微微低頭。

  雷鷹雙手把勛章捧了起來,然后給許遠掛在了脖子上。

  啪!

  雷鷹舉起右手,敬禮。

  許遠同樣以禮還禮。

  兩人相視幾秒。

  隨后,雷鷹哈哈大笑了起來。

  “公事是忙不完的,我們的任務多得很,先走了。”

  許遠點頭。

  雷鷹來去匆匆。

  不過走的時候留下了一句話:“對了,之前去領勛章的時候,我們這邊的領導還在罵你呢。說你下手太輕了,下一次遇到這種大大惡的違法行徑,直接擊斃就行。”

  “對你的行為有任何質疑的,扔到我們這邊來就行,我們上頭一定會給出明確的回應的。”

  砰!

  審訊室的門關上了。

  氣氛有些微妙。

  年輕律師眼中劃過幾縷精芒,僵硬的笑了笑道:“我才想起,我手頭還有兩個加急的案子今天要開庭,時間來不及了,我先走了哈。”

  他一邊說著,一邊要往外走。

  老三看得目瞪口呆,這也可以?

  剛剛你不還要指控許遠防衛過當和故意傷害嗎?

  怎么現在就走了?

  不管自己了?

  不恰飯不掙錢了?

  “抱歉,你手頭的案子,可能要放一放了。”工作人員伸手擋住了門把手。

  年輕律師瞳孔劇烈收縮,額角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我畢業于米國耶魯法學院,去年榮獲國內十佳青年律師的稱號,我手上每一個案子,都涉及到八位數乃至是九位數的生意,我的時間很寶貴的。”青年律師強裝鎮定,“你們無權對我進行自由限制,而且,你們要想好后果。”

  “我,是國內最優秀的律師之一!”

  工作人員和這個年輕律師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以往都很被動。

  這段臺詞曾經為難了他不止一次,但這一次,工作人員笑道:“我們懷疑你和數起違法強拆致死案件、珍稀保護動物走私案件有關,希望你能夠協助我們的調查。”

  “荒謬!”年輕律師臉皮不自覺的抽搐了一下,怒道,“協助調查是嗎?四十八小時之后,如果你們不給我一個交代,那么你們等著被我告死吧!”

  青年律師臉都氣紅了。

  這時,戴著勛章的許遠眼含笑意,開口道:“你以為,剛剛那位同志是去哪里?是去執行什么任務?”

  青年律師一怔。

  “四十八個小時?你低估他們了,四個小時之內,這個盜獵團伙以及背后的黑暗利益鏈條就會被連根拔起,一網打盡。”許遠道,“聽說你們這種高手,都自認為是玩法律的,喜歡用法律來博取利益。但你記住,法律,是不容褻瀆的。你褻瀆了它,它就會收拾你。”

  許遠坐回了座位,拿起工作人員給他倒的茶水,一飲而盡,只留下了一個空紙杯。

  青年律師搖了搖頭,似乎是被許遠的說辭嚇住了,他收回了手,轉過背對門。

  他放棄掙扎了。

  砰!

  突然抬肘,青年律師一肘直接放倒了工作人員,然后奪門而逃。

  坐以待斃?

  不,那不是他的格!

  這間審訊室的門一打開,就是一條長長的通道,走到通道盡頭然后右轉通過大廳就可以離開這里了。

  只要出了這里,青年律師就有了逃走的希望。

  沒人會料到他敢在這種地方動手,但他偏偏就是兵行險招。

  大廳里的人看不到這里發生的一切,他有足夠的時間通行。

  當那些人反應過來,他已經上車了。之后再想甩掉監控,找人把自己送到安全的地方,靜候事進一步發展都不是太難。

  畢竟,他是國內最優秀的青年律師之一!

  如果不是有這種膽大心細、心理素質極強、狠辣、勇于賭博、不服輸的精神的話,他也不會年紀輕輕就已經如此“成功”了。

  更不敢為那么多大大惡之輩辯護,也不敢和那些黑錢打交道。

  他的成功,不無道理。

  甚至,他的體素質也都是優點。

  短短幾秒鐘,他已經跑過了通道的三分之二,他即將成功逃離這里。

  然而這個時候,一直慢悠悠坐在座位上的許遠拿起了剛剛喝空的紙杯子。

  他把紙杯撕破,只留下一個杯底。

  然后食指和中指夾著杯底,就像飛卡片一樣,輕描淡寫的把杯底飛了出去。

  嗖!

  空氣中出現了一股亂流,然后才有聲音劃過。

  噗通!

  通道盡頭的青年律師突然栽倒,他的大腿后面,嵌入了半個杯底,廢掉了他一只腿。

  盡頭旁邊,就是大廳了,這個時候有不少來來往往的工作人員。

  大家都很疑惑,這位知名大律師怎么突然趴在地上了?

  而且,即便是趴在地上,青年律師都依舊在用雙手拖動自己的體,想要朝門口爬。

  他渴望自由!

  他懂法,所以知道自己如果被抓住,后果會有多么的凄慘。

  等待他的,很有可能是一輩子的暗無天的牢獄之災。

  他不能進去,絕對不能!

  原本,他只要跑到通道,然后故作鎮靜,就能夠從這些工作人員邊光明正大的離開。

  但現在,這一切都成了奢望。

  哪怕這些工作人員沒有任何人阻止他,但這幾步路,他也需要花費幾分鐘的時間才能爬完。

  更何況他現在是全場焦點呢?

  地面上,拖出了長長的印子,紅色的!

  被青年律師肘倒的工作人員早就追了過來,不過他也被這一幕震撼到了,沒有做出任何阻止的舉動。

  那種對自由的向往,讓人感慨。

  這種有大毅力的人,做什么不能成功?

  可為什么非要去做違法亂紀的壞事?

  遵紀守法不香嗎?

  終于,青年律師爬到了門口。

  此刻,天光漸亮,東方破曉的第一縷光芒照在他臉上,有些刺眼。

  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

  如果早知道后臺靠不住了,官方已經下定決心了,他是絕對不會過來自投羅網的!

  突然,刺眼的太陽被“好心人”擋住了。

  青年律師仔細辨認了一下,逆光,他看不清楚。但對方脖子上掛的那枚勛章,正在陽光的照下,散發出迷人的光彩。

  是許遠!

  許遠彎腰,對青年律師道:“你年輕,不懂事,為了錢走錯了路,很可惜。但你又很幸運,因為你跌倒了還能站起來。在里面好好改造吧,你懂法,是技術人才,能做很多事,積極表現,爭取減刑。”

  “差不多四五十歲就能出來了,到時候,你的人生還有機會重新起航。”

  這段話,擊碎了青年律師最后一道心理防線。因為他知道,許遠說得對。

  嘀嗒!

  一滴眼淚滾出,重重的打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嗚嗚……嗚嗚嗚……媽,今年我不能帶你去歐洲看病了,您……您一個人,要保重啊……嗚嗚嗚!”

  青年律師失控的趴在地上大哭起來。

  他可以不是一個好人,他的道德心就是如此淡薄。

  但他不能接受自己不孝。

  今天之前,他一直以為自己足夠孝順,能掙錢、愿意陪母親、對家人脾氣很好、喜歡做家務,但直到這一刻他才醒悟,壞人沒資格談孝順。

  因為他進去的這些年,他母親每時每刻都要背負“罪犯母親”這個標簽。

  不能為父女正名,這,就是最大的不孝!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天酷2豪利棋牌游戏下载 五分彩实时计划 北京快3开奖数据 手机电玩城捕鱼 金7乐电视开奖结果 内蒙体彩11选五开奖果 金财神精准二尾 重庆自动麻将机 贵州11选5精准算法 上期平码加1减1公式 大地棋牌安卓版立即下载 江西新十一选五多乐彩 海王2捕鱼下载安装 网上捕鱼平台 浙江体彩6十1专家 nba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