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小說 > 神州鎮魔錄 > 第0229章 拾衣追兇

  僧道兩人見慕云忽出奇招,直是始料未及,電光石火間也無暇細思,只得生生剎住掌力,反而將自己逼得氣息一滯。

  慕云這招情急行險,萬幸對方果然心存仁厚,他暗呼一聲僥幸,便要挺身直沖廟門。

  孰料僧道兩人竟是反應奇速,但聽那和尚一聲雄喝,身形立定不動如山,直似巨靈金剛一般橫斷了前路。

  那道士則腳下一滑、向側飛閃,同時出劍反刺慕云頸間,劍勢如疾電沖霄,分明已經下了殺手。

  慕云情知硬闖討不了好,氣沮之下驀地福至心靈,索性將魚妙荷望空一拋,接著雙掌齊出,猛擊向那和尚胸口。

  他雖然不愿傷人,但唯恐一般掌力難破那和尚的硬功,因此掌中已經攜裹穿云破石指力。

  巍巍昆侖不世絕學,自然并非浪得虛名,饒是那和尚自負神通,可這下陡然受到重擊,也著實生受不得。悶哼聲中一個胖大身子好像泄了氣的皮球,生生被轟了出去,隨即砰的一聲撞在小廟的外墻上。

  眼見金蘭手足一招落敗,那道士不由得勃然變色,劍鋒反斬慕云腰際,同時沖口呵斥道:“好賊子,今日饒你不得!”

  慕云舉臂接住魚妙荷落下的嬌軀,腳下施展云逸八舞,險之又險的避過了這一劍。

  他這廂正欲再沖廟門,孰料那道士的劍法異常精奇,綿密招式如行云流水,迫得慕云不得不全力應付,再難留心旁騖。

  那道士手中雖然只是一口桃木劍,可畢竟強過手無寸鐵。反觀慕云因為抱著魚妙荷,行動之間免不了處處受制,十幾招斗下來已經落得捉衿見肘、險象環生。

  眼見對手分外難纏,慕云雖然自知急怒無益,心中卻仍是擔心鄢婷的安危。如此一來他心神略分,幾次險些傷在那道士劍下。

  正在愈戰愈苦的當口,卻聽旁邊傳來幾聲嗆咳,原來是那和尚搖搖晃晃的站直身子,吐口大氣恨聲道:“好個劉凌飛,內功竟也恁地了得,和尚倒真是小覷了你。”

  他說話間又連聲嗆咳,嘴角也分明血跡殷然。那道士見狀頓生關切,出劍之際便緩了一緩。

  慕云怎肯放過這等良機,驀地清叱一聲,手中多出一支精光璀璨的物事,隨即全力斬向那道士刺過來的桃木劍。

  那道士本來便失了先機,此刻驟見這道精光,更是瞬間為之失神,劍上真力也弱了三分。接著只聽啪的一聲脆響,桃木劍當場被切成兩段,那道士也被震得踉蹌退后。

  慕云得勢不讓人,徑將那道精光望前一送,堪堪點中那道士胸口的膻中穴。

  那道士立時受制,瞠目間驚呼道:“憶瑾!這笛兒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敢情那道精光正是之前小雷贈予的那支玉笛,慕云聽那道士知曉玉笛的來歷,心中雖然有三分好奇,但這時可也顧不上再探問。于是只聽他道聲承讓,便要繼續往廟門沖去。

  孰料那和尚還不死心,霍地閃身擋在前面,橫眉立目的道:“慢著!好你狗淫賊,想胡作非為先過和尚這關!”

  他雖然滿腔俠義,但此刻重傷在身,終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慕云見狀暗生歉疚,隨著一聲得罪出口,掌中玉笛同時嗤的一聲刺出,正中那和尚左邊的肩井穴。

  這下他顧及那和尚有傷在身,勁力刻意收回了八成有余,那和尚卻仍是抵受不住,當即咕咚一聲栽倒在地,竟是閉目昏死過去。

  慕云微感意外,但也無暇細思,便即直沖上前,一腳踢開廟門沖入內中。

  打眼只見廟中燈火通明,爐上的鍋里好像還燉著什么時鮮,隱約透出一股香氣。廳中擺著一桌兩椅,桌上置了木紋的棋盤,兩方黑白棋子儼然鏖戰正酣。

  四顧之下不見鄢婷和風展翼,慕云不由得更加心焦,拔步再往后進沖入,定睛處卻立時心頭猛震。

  但見東首擺著一張臥榻,上面正鋪著鄢婷先前所穿的那件玄色大氅,上面褶皺甚多,痕跡也極其凌亂。

  慕云眼前金星亂冒,勉強鎮定心神仔細觀察,原來廟后還有一道門戶,當下便一腳踹開沖了出去。

  夜色濃如點墨,寒風凄涼如斯,慕云全身劇烈顫抖,卻不知是怒、是悲、是悔、是惜,抑或純粹的冷。

  滿心絕望間忽然眼前一亮,竟瞥見前面街角處露出一片嫩黃衫子,分明也是鄢婷今日穿著的衣物。

  這下慕云哪敢怠慢,便即三步并作兩步直沖過去,待看清時卻更是如中巨杵。

  原來那衣衫的確是鄢婷所穿沒錯,但此時只見衣紐散亂、布帛斷裂,顯然是強行撕扯所致。

  慕云雙拳緊握,痛心之下竟不由得雙目酸澀,險些落下淚來。

  渾不知何時早已將這份心意系在了那可人兒身上,如今卻因為自己無能,害得她橫遭如此侮辱,這正是百死難贖其過。

  可既然已經生出憾事,總得先將人救回來,以后究竟如何處置,全憑她心意便是。

  慕云一念及此,只能強抑傷痛,繼續沿路追下。來到街口之時,赫然又見一條百褶湘裙拋在道旁,看情形多半是風展翼故意留下,當作指引慕云的路標。

  慕云恨得幾欲發狂,咬緊牙關拔步急追,路上又見到裙帶一條、羽靴一雙、襯衣一件、襯裙一條,后來便是發簪、耳環、項鏈、手鐲等諸般飾物。此類飾物雖然細小,卻是光芒奪目,倒不虞遺漏過去。

  這樣追了有頓飯工夫,眼前的街道愈顯狹窄昏暗。慕云不只懷抱著魚妙荷,更勉力將散在路上的衣裙飾物也都收拾齊整,手忙腳亂之下只恨自己不是觀音菩薩寶相,生不出那三頭六臂來應付這等窘境。

  頭昏腦脹間又轉過一處巷口,慕云游目四顧,卻是當場怔住,原來不管哪邊都不再有“路標”出現。

  慕云霎時全身冰涼,心忖莫非這一路奔忙,最后竟被那淫賊風展翼戲耍了?

  正在慕云萬念俱灰之際,卻忽聽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道:“小……小慕,是你么?”

  慕云心頭猛震,急忙循聲望去,只見路邊一叢茅草中露出一雙晶亮的眸子,澄澈的目光中滿蘊驚喜,可不正是鄢婷?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平特肖公式在全 下载大唐麻将手机下载 不要网络的捕鱼达人 河北20选5下期杀号推荐 王者捕鱼苹果官方下载 急速赛车人工计划两期 江苏体彩e球彩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怎么作假 30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pk10官网开奖直播 两肖必中二肖第三十七期 四方河南麻将下载 意甲积分榜新浪体育 推倒胡麻将舍留牌技巧 对股票投资者的建议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