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重生足球之巔 > 第四百四十五節?綠野仙蹤(一)

  重新回到倫敦已經是11月28日的上午,王艾帶著獎杯出席了切爾西俱樂部召開的規模不大的新聞發布會,再次回答了若干問題。只是這一次來的基本都是英國記者了,各種刁鉆問題層出不窮。

  比如先恭維王艾的成就,然后引導到本次金球獎評選的公正性上來。對此王艾心中嗤之以鼻,他娘的給卡納瓦羅投票最多的就有英格蘭媒體,這會兒裝什么公正?

  當然表面上王艾依舊滴水不漏,圓潤自如。對卡納瓦羅,王艾再次表示了恭喜和欽佩。對《隊報》,王艾表示尊重評選結果。反正不論你怎么問,王艾翻來覆去就這兩句話,頗有這個年頭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風采。急眼了我就放錄音,愛聽聽,不聽滾。

  相對王艾的低調,反而是何塞表現的較為高調,他認為wiwi的表現已經有足夠的說服力,他應該贏得金球獎,對他只拿到銀球表示遺憾。

  除了這些乏味的問答之外,這場發布會也有亮點,《每日郵報》的杰米讓王艾談一談未來對金球獎的設想,王艾說:“中國人的愛情里有個規律叫‘烈女怕纏郎’,我相信只要我繼續努力表現,繼續孜孜不倦的追求,我終究將贏得記者們的芳心,拿到我所熱愛的。”

  發布會結束之后,王艾配合俱樂部的贊助商和他的個別贊助商拍攝了一些手捧銀球的照片。銀球的轟動性和商業價值距離金球差的太遠,所以只用了一個小時不到就結束了。而且過段時間又是國際足聯的頒獎晚會,王艾同樣是大熱門,等到兩大獎都塵埃落定的時候,才是各路廣告贊助商蜂擁而來的時候。

  中午,請好了假的王艾離開俱樂部,帶著康絲和嚴竹趙丹,一起奔赴機場。許青蓮從大學特意趕來送行,她知道他后半夜回來敲墻表達的是何種悲憤,太忙了,兩人簡直沒時間過二人世界。

  候機的時候,吃了一頓便飯,不但七個人都在,董方卓也在,兩個人更沒法說什么情話了。

  臨別前,王艾突然皺了皺眉:“你和獎杯合照沒?我這趟回去很可能要把獎杯托人送到國博去展覽,你再想玩這大球兒,怎么也得一年以后了。”

  許青蓮背著雙手笑了笑:“照了,不但我照了,姐姐們也照了,我還和克里斯汀她們也一起照了,放心吧,我玩夠了。”

  “行吧!”王艾點點頭,上前用一只手臂抱了抱她:“我這趟去多哈,高低拿一個金牌回來給你。”

  許青蓮瞬間展露笑容:“真的?”

  王艾揚了揚下巴:“呵!”

  望著王艾一行人走進機場,許青蓮回身和兩個女保衛往外走,其中一個年齡大點的逗趣:“你真舍得?”

  許青蓮咬了咬嘴唇,果斷搖頭:“舍不得,多好看啊,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是珠寶公司做的。難怪那么精致,雖然是黃銅鍍銀,總價格也就兩千歐,但每一年的底座是不一樣的,你昨天看了嘛,那下邊都是天然水晶,還有,還有他的名字。”

  又走了幾步,許青蓮迎著機場外的潮濕的風嘆口氣:“沒辦法啊,金靴獎送去了,銀球獎差不多是同等級的,一旦開了頭就只能走下去了。只能等一年以后了,那時候我抱著玩一星期。我都想了,給它洗干凈放魚缸里,光一打,肯定特別漂亮。”

  “那到時候,你抱著獎杯,獎杯的主人抱著你?”

  “哎呀!”許青蓮扭回身看看左右無人:“你想男人了是吧?要不要我給你調回國趕快找一個?你連我的男人都想?”

  “你的男人……呵呵。”

  許青蓮抿了抿嘴:“都怪他自己,昨天他要不是帶著康絲的話,硬要往我的房間擠,我哪里攔得住他?”

  兩個二十五歲的女保衛相視一笑,不是攔不住,恐怕是忍不住了吧?相戀七年,當這個男人走上最高舞臺,在全世界面前亮相時,如何忍得住?當他享受萬千擁戴,卻仍然看向你的時候,如何忍得住?便是心如鐵石,也會柔情似水。

  可惜,兩人之間說不上是性格使然還是機會不好,總是陰差陽錯。不過兩個女保衛都明白,這樣的平靜注定是短暫的,她們很快就要和嚴竹、趙丹一起工作了。

  飛機上的王艾正在和董方卓進行深入的交談,起碼今天望著王艾的行李箱,董方卓目光中的那一絲桀驁已經消失無蹤。他只是個性倔強,又不是傻,更不會一點常識都沒有。以他曼聯青年隊的真實地位和競爭力而言,距離這個獎杯太遙遠了。甚至他都覺得,這可能是自己一輩子距離“金球獎”最近的一次。

  王艾要補上他和董方卓之間的“課”,要利用這次亞運會的周期好好帶一帶他。技術上由教練負責,除非他問,王艾不打算多說,主要是在心理、常識、訓練態度以及更重要的職業規劃方面幫他補課。

  他缺的知識太多了,性格又不討喜,以至于幾乎沒什么人認真的幫他籌劃。他的經紀人雖然努力,但礙于自身的眼界和水平,也幫不了他太多。所幸現在有王艾,所幸他們都是國青隊友,所幸王艾和老孫關系好,他又是老孫的師弟。所以臨行前,他的經紀人還有他的母親都千叮嚀萬囑咐,要求“小”董在王艾面前謙虛謹慎,多學習。

  往常,董方卓早就翻白眼了。今日卻不同往日,一顆銀球不至于把國際足壇怎么樣,但卻把他震懾的夠嗆,所以態度很端正。

  機場外往家走的許青蓮和她的兩個保衛還在竊竊私語,等車子開到了自家樓下,三人停好車,拎著小包上了樓,下午還有課,休息一會就要走了。

  原來王艾的“臥室”,現在已是純粹的少女風。許青蓮坐下喝了杯水,望著腳下滾滾東流的泰晤士河,輕笑一聲打開電腦,迫不及待的登陸QQ。

  “我也這么庸俗啊。”一邊上傳著獎杯的照片,女孩一邊笑著自我批判。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湖北快3出号规律 重庆幸运农场在线计划 上证指数分析图 上海十一选五任五基本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中奖玩法 五分彩定位胆规律百位 陕西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七星彩开奖时间 极速赛车开奖 黑龙江福彩22选5玩法 网上打牌赢真钱的app有哪些 分析股票涨跌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 江西时时彩201410预测 福彩黑龙江36选7走势图 加拿大卑斯开奖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