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 第2202章 無劇情18

  有了目前的位置,也有了帝都的位置,是夜,孟離就直接構建空間通道去了帝都。

  到了帝都的大街,這里一片寂靜,她看了一眼時間,也才不到十點,想來石獸沒出現之前,九點過的帝都大街應該是極其熱鬧的,車水馬龍,川流不息。

  現如今除非必要,大家都避免了室外活動。

  對委托者來說帝都應該是非常熟悉的,對她來說卻是一個陌生的地方,她釋放精神力尋找了下章深,不知道章深有沒有在帝都呢。

  來都來了,就去看看他吧。

  根據精神印記,孟離還真的找到了章深的位置,而且就在帝都。

  她微微一笑,空間轉換間就到了章深這里。

  之前孟離有看過新聞報道章深的研究室,并不是在這個地方,但現在章深所在地方比新聞報道上的研究室更高端。

  這個研究室很大,還有一個碩大的玻璃柜里面還裝著一個大活人,這個人已經從腿部已經石化了,他緊閉著雙眼,只有胸口起伏證明著他還有呼吸。

  而章深站在玻璃柜前,盯著這個得了石化癥的人,他就這樣盯了好久,從孟離來開始他就盯著玻璃柜看。

  孟離并沒現身,也這樣默默看著章深。

  大概過去十多分鐘,章深才打開玻璃柜上的一個小格子,從那人身上抽了一些血,又給那人注入了一些藍色的液體,看這個藍色的液體,孟離記憶回籠,這東西有點像當初章深試圖給她注射的東西。

  不過藍色的藥劑多的數不過來,成分不一,沒法確定這是否和當初試圖給自己注射的東西一樣。

  畢竟當時自己也沒能辨別其中的成分。

  但可以肯定當時那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給那人身上注射了藍色液體之后,章深就轉身去化驗血液了,他坐在顯微鏡旁,整個空間特別安靜,只有各種儀器的運轉聲音。

  沒過多久玻璃柜里面的人就發出了痛苦的悶哼聲,然后他身上的石化面積更加大了,起碼往上蔓延了幾厘米。

  但這人僅僅是悶哼了幾聲,雙眼依舊緊閉,還是沒能醒來。

  之前新聞報道的是,被石獸觸碰的人就會慢慢石化而亡,取名叫做石化癥。

  得了石化癥之后,石化的過程是相當痛苦的,而這個人顯然進一步石化了,應該特別痛苦才是,可即便如此都沒醒來,想來章深給他用了一些特別的藥劑。

  孟離還有一種奇怪的猜測,但是很難說對不對。

  她甚至懷疑那個藍色的藥劑,就是讓人石化的,章深沒研究出徹底解決石化癥的東西,倒是研究出了讓人石化的東西來了?

  那章深現在是拿大活人來做實驗?

  如果自己的猜測是對的,那章深研發出這種藥劑做什么?又為什么要用在人身上?

  難道順手就能研究出來嗎?

  孟離皺了皺眉,盯著章深看,但之后章深沒再給這個大活人注射什么了,而是做一些實驗,別說章深還是挺敬業的,從快十點的時候,在研究室呆到了一點過才走。

  他走后,很多儀器都還亮著的,并沒有完全關機,孟離看了一眼,有一個儀器里面是阻聚藥劑,還挺多的。

  看來章深自己也制造一些這種藥劑,這些他應該不會上交出去,而是留作自用,亦或是自己在私底下售賣,價格不菲。

  至于其中的成本,定然是帝國負擔。

  想來章深還沒有那么高風亮節選擇自己承擔。

  章深的電腦是關機了的,并且上了密碼,孟離打開之后光是破解密碼就花費了挺長時間。

  不能露出痕跡來,不能讓章深察覺出有人動了他的電腦,免得打草驚蛇。

  目前她還沒打算解決章深,因為感覺他還有點用處的。

  只是打開電腦找了一圈,各種加密文件都被她打開看了一遍,可以說把電腦里面能看的都看了,饒是如此,也沒找到什么有用的東西。

  更別提阻聚藥劑和緩石藥劑的配方了。

  那配方奇奇怪怪,光是聞一聞藥劑孟離無法完全的分辨出里面的成分和用量,所以想找到成分表看一看。

  畢竟是個科技位面,有很多成分都是化學成分。

  雖然章深把阻聚藥劑和緩石藥劑的制造委托給了帝國醫藥局,但實際上核心配方都掌握在章深手中的。

  他手中有一種單獨的藥劑是制作阻聚藥劑和緩石藥劑的核心,生產阻聚藥劑和緩石藥劑都需要添加這個東西,而這個東西只能從他手中獲得。

  咦,倒是挺會保護自己的一個人。

  現如今只有他會制作核心藥劑,帝國定然好好保護著他。

  手握核心,更是他的資本。

  孟離同樣也沒找到這個核心藥劑,她也沒辦法把這里的藥劑帶走,哪怕帶走一克都會被章深察覺。

  什么也沒找到,讓孟離有些失望,之后孟離想了想,從身上拿出一塊布把自己的臉遮住,然后打開了玻璃柜。

  玻璃柜需要密碼和指紋開啟,雖然沒有指紋,但孟離之前見章深開了一次,他也是用的密碼,因為他當時帶的手套,并沒有摘下來用指紋。

  孟離打開了玻璃柜,只能開一個小角,也只能伸進去一只手進去,整個玻璃柜沒有密碼沒法完全打開。

  孟離伸出手,搖了搖里面的人,里面的男人沒有衣服,孟離碰到他的胳膊,明顯的感覺他胳膊上的肉一碰就陷下去出現了一個小窩。

  這么一近看,他肌膚已經呈現土灰色了。

  孟離對他喊道:“醒醒?”

  但這人依舊沒什么反應,為了讓他醒來,孟離拿出銀針開始刺激他的穴道,但饒是如此,此人依舊沒能醒來。

  孟離無奈一笑,還是她想差了,便是石化的痛都沒能讓他醒來,何況這個?

  既然叫不醒人,孟離給他拍了張照,看看回去之后能不能查到這人是誰,弄好這些,她便走了,沒留下一點痕跡。

  改天空了再過來看,不過想了想,還是想去章深家看一看,說不得他家里就有藥劑的配方,想到就做,孟離感應了章深的位置,跟了過去。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 如何算股票涨跌幅 江苏十一选五怎么玩赚钱 股票配资公司都是怎么开展业务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公布 曾到香港最准单双王 中彩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如何看股票指数及数据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 湖北快三数学公式 发行股票的手续费会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官网 幸运农场一期计划 天顺股份股票 河南11选5出号走势图 七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天津时时彩五星图走势图